« June 2018 »
MoTuWeThFrSaSu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Saturday 26th February 2011 11:26:37 AM
別死於無知 (下)[ 0 messages] 
Travel

今年走完渣打馬拉松以後,從日常生活、工作中休息過後的第五天,又踏入上台灣的山岳中,而今次要面對的除了是超過三千米的高原,還有要背負約十五公斤全套登山的日用品,在還積雪的山岳上縱走。雖然我們的六人團體已僱用一名挑夫,協助背負我們三天的食糧,而我們亦有冬攀雪山的經驗,但由於縱走路線長而且攀升高度急速,個人對於能否適應這次《雪季縱走O型聖稜》的行程,我沒有絕對的把握。

明知山有「苦」,爲何仍偏向「苦」山行?

以往強烈的高原反應總叫我難耐,因為一般頭痛或食慾不振的反應,我還可以勉強撐下去,反而是發冷最難當,就算穿多幾件厚衣都仍感覺不夠,然後就因身體虛弱而生病,在山上即使是小傷風感冒也可以致命。不過我不甘心因此而不上山,死去活來地登過一次高山後,漸漸忘記了痛苦後又會再去自討苦吃,這樣的循環輾轉了差不多有十個年頭。從來沒有人可以逃得過生老病死,與其坐以待弊,我想我寧願把握時機去多做些我想的事,否則日後餘下後悔和遺憾,畢竟可以拼搏的日子和能力只會越來越少。

人生自古誰無死?倘若生命中最可怕的事就是死亡,那麼就應該不再有需要害怕的事了。

從來登高山對我說都彷彿是去尋死,也或許因為高原反應令頭腦沒平常那麼清醒,多少次頭昏腦脹的情況下,都不奇然感覺死亡很接近,邊走邊覺得已踏上天家的路。而死神也曾在我身邊擦過,沒有半點預告下在尼泊爾把同行者從山上帶走。直到去年十二月訪高山湖泊-嘉明湖後,我才開始對控制強烈的高原反應有了少許的信心,因為那次登山可算是最不受高原反應影響的第一次,縱使三千多米的攀登仍只屬於嬰兒級別的登山。汲取那次的登山的經驗,使用量度心跳的手錶及自我控制登山時步伐,只要能維持不越過百分之八十的最高心跳率,我感到對減少我的強烈高原反應是會有幫助的。

二月二十四日下班後乘夜機到台北,睡了不足四小時就乘車出發與領隊會合。二月二十五日不到早上九時,我們經已在海拔二千多米往雪山的登山口,這天目標是位於海拔3100米的「三六九山莊」。

2009雪山主東峰健行

這條路線我在2009年復活節也走過,目標是雪山主、東峰,尤記得那次雖然行程較為輕鬆,先在較低海拔的「七卡山莊」留宿一晚,然後第二天才往「三六九山莊」,但到達山莊後所有高山反應都一併出現。由於狀態不佳,在「三六九山莊」等待晚飯的時候,即使我經已穿上厚厚的羽絨大衣,仍然是全身發冷。那時氣溫還未達冰點,而這件羽絨大衣應該是冬季攀山時,在營地休息及活動量較低才得穿上,以往我曾在日本的冬攀中,証實足以應付零下十多度的雪地,可想而知當時我的狀態是如何差勁。

所以這次登山雖然跟那次有點重複,不過登山路程更長、攀升速度更急、負重更多、天氣更冷而技術要求更高,能否盡快適應高原反應是一大關鍵。再加上不到一星期前在全程馬拉松的體力消耗,身體能否復元過來去應付這次更高的挑戰,我沒有充分的把握。

不到一個小時,經已從登山口走到「七卡山莊」,略為休息後就繼續上路,途經陡峭得要哭著走的「哭坡」,期間為了保持心跳率在80%以下,在海拔二千多米上明顯是要走得很慢才可以達到,在斜坡上還要不時停下來讓心跳回落。終於大概在下午三時到達「三六九山莊」,而這天的挑戰可算是完成了一半,餘下是能否安然入睡及恢復體力去面對第二天在海拔三千米以上的稜線上縱走,畢竟這天晨早從台北一直走,不消十二小時經已攀升了三千多米。

 

二月二十六日據報山頂附近積雪及腰,能否順利通過繼續餘下在稜線上縱走的行程頓成了未知數,領隊建議盡早從山莊出發往雪山山頂,再按實地雪況和步行時間決定往後攀登的路線。當天我們清晨五時前已離開山莊,也是山莊中首批出發的隊伍,而我也慶幸早一晚沒有半點高山反應,所以早上還吃了一頓豐富的早餐,飽滿地去迎接當天攻頂及攀越稜線的挑戰。離開山莊也穿越了森林,大概走到海拔3500米的一個平原,面前是一個數百米高的雪坡,沿傳統登山路線通接往高點「北稜角」。領隊為了省時間,建議我們捨傳統登山路線,而取道另一個更斜的雪坡,而在這刻我明顯感覺到經已適應了三千多米的高度,即使要接受更難走的路,都即時幻化為甚具樂趣的挑戰。這條非傳統登山路線越走越陡,最後一百米是斜度大概有六、七十度的雪坡。由本來「之」字向上走,來到這裡就得改為向上攀爬,期間仍然維持適當的步伐去保持目標心跳率,而由於沒有高山反應的影響,不經不覺已到達頂點。不過由於今年積雪較多,雖然我們僱用的挑夫是個強壯的原住民,但背負著我們部分的裝備和食物,沿傳統路線登頂不成功,隨即代表我們稜線縱走的行程亦需告吹,無奈地只好再登海拔3886米的雪山主峰後就退回登山口。

從來沒有人可偏離大自然的定律,獵犬終須山上喪,上得山多終遇虎,不過錯仍不在山。

縱使今次算是一次失敗的行程,但從來面對著大自然的力量時,總要學會謙卑和妥協,去接受命運的安排,即使足不如意。畢竟這次行程所帶給我的是對如宿命般的強烈高原反應有更充分的把握,我希望趁還可以的時侯更「好高騖遠」,除了去跑更遠的路外,也可以去攀更高的山。縱使曾經有人因跑步而猝死,也有人因高山反應而病死,然而世上根本就沒有絕對安全的事。從自稱目不識丁的家母學懂,大部分的人不是死於疾病或年老,而是死於無知,包括對風險的無知就去闖險、對疾病的無知而沒有去治療、對年齡的無知而不接受衰老而逞強。在「好高騖遠」之中,我想除了Because it's there外,對自己和要挑戰的事物都應該是越認知得多就越有利,就是所謂知己知彼,就可以平衡著風險去接受任何挑戰。與其平平淡淡過一生,又或是左顧右盼對自己想做的事卻步,倒不如在生活中訂下一些小目標及增添多點風浪,因為這樣才會使人生變得更有趣。

冬攀台灣雪山Every Trail

Sunday 26th December 2010 09:43:10 PM
訪嘉明湖[ 1 messages] 
Travel

從醫院走出來不到十天,又登上台灣的高山,這次聖誕節的行程目標,是台灣兩個三千米以上的高山湖泊中的其中一個:《嘉明湖》。時間上湊得再也好不了,從紐西蘭回來不到一星期,因為左手中指發炎,迫不得已要請了工作多年的第一次病假,幸福地朋友安排了我插快隊,即日完成專科診斷、入院推薦和手術等程序,使不願看醫生的我再也找不到藉口推搪,就這樣獃在醫院好好休息了三天。在傷口癒合得還可以的情況下,出院後的一星期內,我走完了個人最好成績的半馬拉松賽事後,再登上台灣的高山。我仍常感恩時刻有幸運之神的眷顧,和有身邊朋友的照顧。再一次有不能投訴的好安排,要拼搏的時候拼搏,要休息的時候休息,要闖險的時候闖險,即使或許入院不是我個人願意的選擇。

名義上我住了兩晚的醫院,但實際上在首天完成了手術後,我其實已無大礙,所以醫生恩准我可以返家休息。在久違了醫院裡,我看著因為各種疾病而臥床的病人,心感更覺幸運,不需要被困在自己不願意的地方,同時感到內疚需要留院,而佔用了寶貴的病床。上天憐憫我還需要工作的喝求,在病房裡我可以用手機上網,夜間又可以返家休息,不用在寒流襲港的晚上,在冰冷的醫院內渡過。那時除了不可以雙手沾水及洗澡以外,我全然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所以我的床位很快就被調到病房外的走廊,當然我也樂於這樣的安排,因為根本我並不需要。而對我而言,我預期疾病給我最大的痛苦,不在於肉體上的痛苦,而在於心靈上的困苦,所以我想並沒有如忙碌的都市人入院後,才去反思生命的意義和價值。反而這次的機會,再一次肯定我的想法和方向,好趁各樣條件容許和配合下與時間競賽,一步步在時限內完成我的理想,當然又或許這是我依然的固執。

到訪嘉明湖的旅程,對我個人而言可能是有點失望。零七年聖誕節我第一次到台灣登山,幸運地在南湖大山渡過了人生的第一次白色聖誕。縱使那次由於自己的經驗和準備不足,加上如常的高山反應,行程頗為辛苦。今次選擇聖誕節到訪嘉明湖,雖然並不期待如零七年到南湖大山的那麼充滿溫情和完美,但多少也希望看看飄雪中的嘉明湖。碰巧出發前的一星期,亦即是走出醫院的日子,天氣預測台灣和香港都受寒流影響,在聖誕節前後的氣溫將會再度下降,而嘉明湖附近例如玉山的結冰高度,將會在海拔三千米以下,意味著飄雪中不涸的天使眼淚並非不可能。回顧在這三年的時間內,登山裝備和經驗都累積了不少,想必可以應付再壞的天氣,唯對高海拔的身體反應就是最難面對。以往的經驗告訴我,強烈的高山反應是我宿命中的妥協,眼睛要上天堂,身體就要下地獄,縱使每次都是擔憂和恐懼這不能控制的情況,然而善忘和響往的心總驅使我再去冒險。以往針對減輕高山反應的中、西藥我都試過,除了今年四月,攀登在馬來西亞海拔四千米的神山,是第一次沒有高山反應以外,每每未到三千米的高地都令我叫苦連天。唯抱著不妥協和少遺憾,我願意一再嘗試所有不可能。

十二月二十三日中午下班,匆匆忙忙趕往機場,到達台北市經已是黃昏七時,很不好意思地跟久等了的領隊會合。雖然以往也曾服用過西藥Diamox去幫助適應高海拔,唯結果都是不甚明顯,而今次我亦循例服用。可能由於我因為跑步而裝備了量度心跳的手錶,所以我嘗試控制登山時心跳,維持在不高於百分之八十的最高心跳。因為我想高山反應與血溶氧量有關,適應了平地生活的人以為可以應付高地的低氧,及以慣常的步伐和節奏去運動,每每高山反應就在不知不覺地出現,其實我想這是本能的警示身體的不適應。。

十二月二十四日中午開始從登山口出發,天氣不怎麼冷而氣溫大概有十度,預測冷峰將會在明日傍晚才到達台灣。在失望未有機會再遇白色聖誕之際,我同時慶幸壞天氣來遲了,因為同行隊友未抵達台灣就經已身體不適及嘔吐,再加上惡劣天氣就更不好受。那天的行程很短,只需要步行四公里多及攀升七百米,所以即使負重亦可數小時內到達海拔二千九百米的《向陽山屋》。眼見受苦中的隊友,我再慶幸天氣沒有期待中轉冷,也感恩自己沒有半點高山反應,尤其是山屋中有外地初次登山者,出現較強烈的反應,包括我以往熟悉的發冷症狀。在能力的範圍內,我給予他心靈上的慰問和物質上的支援,領隊安排了明早離團下山,唯盼他可受得過這夜的煎熬。

十二月二十五日零晨三時起步,開展今天漫長的路程,這天除計劃到訪嘉明湖外,還預計要登海拔三千六百米的向陽山,和三千五百米的三叉山。同行隊友決定繼續上路,雖然我認為是不恰當,但或許我自己也會作出這樣的決定捱下去。摸黑登山雖是慣常事,但可能部分團友是登山的初學者,好幾位都因未有準備後備電池而仍要繼續上路,幸好以往的經驗使我有充分的準備,可以用我的後備物資去協助他們。中午前走了不到十公里,經己翻過三叉山到達嘉明湖。據領隊說要看全湖景只有三分之一的機會,而我們很幸運地可以第一次就欣賞到嘉明湖的全貌。本來原路回程時還要登向陽山,唯錯過了登山的路口,加上冷峰開始到達及天色已漸晚,所以唯有抱著少許的遺憾,去接受這樣的安排和決定,所有團員都能夠在黑夜前返回《向陽山屋》。

訪嘉明湖之旅,我想在我現時的能力是極容易的路線,唯我依然高興能在沒有任何明顯高山反應下去完成,及再一次證實:機會只會留給有準備的人。多少這次旅程也再燃起我對登山的欲望,假如適當的身體調節,可以幫助減低高山反應的出現,我期待著再一次的證實。臨離開台灣前,在書局買了新出版的《勇氣,在山盡頭:全球七頂峰攀登紀實》,紀錄著關於六個台灣人在2006年到2009年,每一段攀登世界七大洲最高峰的故事。當然我面對的困難,相對於登七頂峰,只是微不足道的事。唯從書中的勇氣,我更學懂去接受自己不能決定的決定。而在「取」與「捨」中,希望可以有能力去繼續擇善固執,因為我依然相信,不妥協才是面對困難的最佳方法。

Wednesday 24th November 2010 12:00:00 AM
紐西蘭南島拍鳥之旅[ 0 messages] 
Travel

紐西蘭南島拍鳥之旅

A Journey to New Zealand in Hundred Years ago with Birds of Maori

Sunday 23rd May 2010 10:30:00 PM
登玉山後[ 0 messages] 
Travel

 

不太困難也不太辛苦昨天登上了台灣玉山,高興可不是征服了美其名東北亞第一高峰,感恩也不是我的高山反應不怎樣嚴重。昨晨二時從海拔3400米的排雲山莊出發,天還未亮就起步攻頂,好不月皎星秀;凌晨五時到達海拔3950米的頂峰,在黎明中靜待晨光初現,晴空下好不金光滿瀉;同日又拆返排雲山莊後再速回到登山口,好不風和日麗。

今天中午在台北機場等待航機返回香港,本來下着雨的天變得更黑,向外望的跑道也變得白濛濛一片,也擔憂起來會不會影響航機的升降;可幸只是比正常多一點的顛簸,亦很安然返回來。

回到家從電視新聞看到台灣暴雨的報導,影片中顯示了坍方的隧道,很熟口熟面;難忘早兩天親眼看見東埔附近被上次天災破壞的痕跡,那些從石屎中露出的鋼筋,叫人望而生畏大自然的威力。也回想登山途中看到剛在上次天災滾下的巨石,在今天的暴雨下,可更是危上加危,險中越險。

後來我從網絡新聞估計那條隧道正是早前曾通過的路,坍方之路再坍方,落石之坡再落石,玉山亦經已再封。沒想到世事難料也難料到這樣,前後只是一天的時間;假如遲一天才登玉山,結果或許完全不一樣。回想我們登山過程,天公每一刻都做美;我們是何等幸運,打從我們知道不用抽籤便可完夢登玉山,有台灣人比喻抽中登玉山入園証的機會率比投考台大還要低。從來我都毫不懷疑我們都是幸運的一群,只是沒想到我們被幸運之神眷顧到這樣的地步。

相聚一起是緣份,平安歸來是福份;都是得來不易,其他的都經已變得瑣碎。

後記登山主持人的話;這次的豪雨雖然只是下了一天,但自去年8/8的莫拉克颱風之後,台灣很多的地型都受到影響,您在電視上所看到的坍塌路面並不是您們經過的地方,的確是有部份的道路有落石的現象,但當天大部份的落石區域都很快的疏通讓車子行駛,因為下大雨的那天剛好是星期日,山區有原住民在辦喜宴,大伙聽到路坍的消息都急著趕下山,才會有電視裡好像有很多人受困的畫面,至於從玉山下來的登山客,星期日那天都被安排在塔塔佳停車場附近的上東埔山莊過夜,隔天也都順利下山 。

這幾年裡,台灣的地形這麼容易受到的破壞,主要還是以往大家不懂的愛惜週遭的環境,只想到自己的利益,亂墾亂伐,大自然也只是在回應它經年累夜所受的待遇,還真的希望住在這塊土地上的人能夠真的懂的要好好的愛護這片土地 。

Tuesday 09th February 2010 12:00:00 AM
斯里蘭卡拍鳥之旅[ 0 messages] 
Travel

2010年斯里蘭卡拍鳥之旅

Birding Trip to Sri Lanka - 2010

Birding Trip to Sri Lanka - 2010

Friday 18th September 2009 12:00:00 AM
印尼蘇拉威西的走馬看「鳥」[ 0 messages] 
Travel

印尼蘇拉威西拍鳥探查之旅

An Exploratory Birding Tour to Sulawesi, Indonesia

點擊進入 Click to Enter

Friday 08th May 2009 12:00:00 AM
冰 清 欲 結[ 0 messages] 
Travel

Birds of Iceland
冰 清 欲 結

Sunday 12th April 2009 05:58:23 AM
雪山主東峰健行[ 0 messages] 
Travel

好不容易又爬完了台灣百岳中的五岳:雪山。本來只打算輕輕鬆鬆的一嘗登台灣的最高峰 :玉山 ,不過復活節的檔期就得了朋友,便要接受抽籤的安排;沒有太多的意外,抽籤不成功,所以按登山社的建議選了雪山

有了2007年登南湖大山的經驗, 我沒有掉以輕心,準備了登山的一切所需。相比南湖大山,登雪山的行程算是短途,只要兩天兩夜便完成,所以這次大膽的嘗試不吃任何高山葯;一來以為行程短,高山反應不會太嚴重,二來也想再試試自己在高地的能耐。一向有 較强烈高山反應的我,很害怕在高地的每一個旅程;這次登雪山的行程,叫我不得不接受老天爺給我的身體;在登山的第二天到達三千多米後,除了頭痛外,還開始食慾不振及發冷。幸好吃了片頭痛葯及休息後,總算可以在第三天勉強登頂,但一直頭痛難耐,差一點身體狀況就再壞下去。途中不斷回想以前能慶幸完成的南湖大山之旅,也且怕且想着下一次登高山的旅程。

Tuesday 30th September 2008 12:57:00 PM
厄瓜多爾 Ecuador[ 0 messages] 
Travel

My Birding Trip to Ecuador

My Birding Trip to Ecuador

遊覽過加拉帕戈斯群島(Galapagos)後,又返回厄瓜多爾本土,繼續拍鳥的行程。其實在踏足在厄瓜多爾的第二天,我經已迅速到了首都基多(Quito)東南面,海拔較高的Antisana生態保護區拍鳥,兩天後緊接船期才往加拉帕戈斯群島;現在從群島返回來,我挑選了聞名的Mindo雲霧森林區(Cloudforest)去拍鳥。Mindo位於首都基多西北面的Pichincha區,亦跟Antisana生態保護區一樣,只距基多大慨兩小時的車程。總結在厄瓜多爾的21日旅程,花在交通上的時間經已不少,所以在厄瓜多爾本土拍鳥,都選擇較近距離的地點;儘管如此,Antisana生態保護區和Mindo雲霧森林區都是不錯的觀鳥熱點。在厄瓜多爾本土拍鳥的經驗,尤以「我拍蜂鳥」最為特別,當然在偌大的森林中尋找各式各樣的鳥種,又是另一番體驗。

Monday 22nd September 2008 12:00:00 AM
Enchanted Isles 進化島[ 0 messages] 
Travel

加拉帕戈斯群島 Galapagos Islands

一般人感到所費不貲的旅遊點,

旅遊家感覺人生必到的目的地;

可能這些原因更令人趨之若鶩,

畢竟只有少數因地因物而嚮往。

Definitely lots of people consider it is a destination expensive to be visited while travelers probably just want to "tick a box" among places of a lifetime.  The minority may really have ideas of what to be seen there or why the place unique - inspired by Graham Williams

 

Other Wildlife

Widlife on Galapagos Islands

Bird of Galápagos Islands Bird of Galápagos Islands

Snapshots on Galapagos Islands

Snapshots

Galapagos Islands

Galápagos Islands
Sunday 20th April 2008 12:00:00 AM
Tasmania 塔斯曼尼亞[ 0 messages] 
Travel

極目塵世美 盡聞鳥山鳴

塔斯曼尼亞 (Tasmania)

Friday 21st March 2008 12:00:00 AM
清風送暖.貴州徒步[ 0 messages] 
Travel

「清風送暖.貴州徒步」

(相片由團友美珍提供)

Friday 21st December 2007 12:00:00 AM
南湖群峰耶誕之旅[ 0 messages] 
Travel

2007年我就在這裡過了人生第一個充滿溫情和完美的白色聖誕節。

天作弄人求不得,

無心插柳卻成蔭;

蹣跚徒步飄雪至,

一洗紅塵白山頭。

 

Thursday 09th August 2007 12:00:00 AM
Alaska, USA 2007[ 0 messages] 
Travel

計劃了半年多的阿拉斯加之旅,終於來到出發的這一天,窗外仍掛着三號風球,幸好雨還不怎麼大,天色也蠻不錯。

 

說實話,這次還倒是我第一次完完完整整地安排整個去阿拉斯加的行程,心裡比外面的風雨更忐忑;或許說出來很多人也不相信,阿拉斯加除了郵船外,還有更多有趣的事 ,包括看不完的冰川、賞不完的苔原、百分百的荒野、十足十的自由;有限的假期、無盡的期望,濃濃縮縮的包含在這十八天堙C林林總總的用具,可供攝影、露營、攀冰、休閒等的裝備,也一一擠到行李箱和背囊內, 幸好去美國的航班每人可以攜帶兩件70磅的寄倉行李。

 

航機於下午一時四十分, 經台北轉往阿拉斯加的首府安格拉治(Anchorage);如不擔心相對較意外率 ,華航必定是最佳到阿拉斯加的選擇,從台北直飛往安格拉治只需九小時,航機在這裡加油後,是再轉往紐約。如果在淡季時往阿拉斯加便更便宜(約三千多元),相比現在要一萬多 !當然重金換來的是更長的日照、更能接受的氣溫和更多的玩樂時間。阿拉斯加的時間比香港慢十六小時, 航機是向東北飛越子午線,抵達安格拉治仍是八月九日的早上九時 ... 原來在電子手帳中寫好了的日誌,錯亂中刪除了 :(

 

 

阿拉斯加縱橫遊, 夏末馳騁南北走; 今夕暫居蘭茜湖, 湖伴小屋樂清幽。

落日晚霞美景收, 耗盡攝材盼保留; 晨光初現映湖霧, 潛鳥鷿鷉水中浮。

鷿鷉 潛鳥

雌鴨哺雛顯溫柔, 行者到此樂無憂。不枉初冬始籌謀, 還盼他朝再重遊。

 

 

Sunday 14th January 2007 12:00:00 AM
日本南八ケ岳[ 0 messages] 
Travel

すべてはここから始まった (一切就是從這裡開始)

今年參加咗由香港攀山訓練中心舉辦的一級冰雪課程,希望喺山藝同攀石之外擴寬吓視野。好好彩喔咗兩個好友落水(嚴格來講應該係上雪山),個課程先開得成。課程有喺香港練習(見圖中),同最重要係喺日本長野県八岳山實戰。算係第一次用冰爪同冰斧,喺雪上行同攀爬,最特別係-15度。喺冰上露營同煮食。雖然八岳中只行咗兩個-赤岳同硫礦岳,但整體上都係好開心。都係個句:有良朋去邊都無所謂!最興幸係可以同森美仔喺入墓前最後一激囉。

Saturday 05th August 2006 12:00:00 AM
整裝待發,從港出發![ 0 messages] 
Travel

青藏之旅─聖湖納木措、珠峰登山大本營十六天直航之旅

Sunday 09th November 2003 12:00:00 AM
尼泊爾登旅遊、攝影、健行之旅[ 0 messages] 
Travel

尼泊爾有世界最高山峰 ,山路較馬路還要多,以高海拔登山最為有名此外國内有多個國家級公園是個集旅遊、攝影、健行的好地方。

0.113076210022
Art, Photography(9)
Current events(9)
Entertainment(2)
Love, Friendship(8)
Music(2)
Pet, Animals(1)
Reading(19)
Sport(10)
Travel(17)

別死於無知 (下)訪嘉明湖紐西蘭南島拍鳥之旅登玉山後斯里蘭卡拍鳥之旅印尼蘇拉威西的走馬看「鳥」冰 清 欲 結雪山主東峰健行厄瓜多爾 EcuadorEnchanted Isles 進化島Tasmania 塔斯曼尼亞清風送暖.貴州徒步南湖群峰耶誕之旅Alaska, USA 2007日本南八ケ岳整裝待發,從港出發!尼泊爾登旅遊、攝影、健行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