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ptember 2018 »
MoTuWeThFrSaSu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Sunday 14th April 2013 07:15:00 AM
威德比島馬拉松[ 0 messages] 
Sport

2012年10月25日,我回來了!我從台北回來香港了!今次跟以往不同了,我坐商務客位,由專人專車接送到飛機門口,因為我受傷了,真真正正的受傷了。

四天前,我狠狠的被拋在台灣的大地上,一處被台灣人譽為最安全、最好的公路騎車道,那裡是太平山上的翠峰湖路,還不到一公里我就開始回程騎車到宜蘭。我清楚知道這次我在上昇的返港飛機內,是冒著爆腦危機的心情離開。在台灣出院前,醫生千叮萬囑我,由於頭部在撞擊時有空氣進入了腦部,那些氣泡在減壓的機艙內有可能會膨脹而引發嚴重後果。這次受傷我切切實實感受到何謂身體髮膚受於父母的意思,我感到極不好意思,因為這次意外我把完好的身體毀傷了。然而我從悲觀的谷底很快爬了出來,雖然我知道治療過程中,將有幾件並不受於父母的組件放進我體內,但我也體會到打從意外的一刻,我一再都被眷顧著,因為我沒有被召回天家或送往地獄,卻幸福地去開始我的第二生命,而我亦樂於接受這意外在我身體上的留痕。

反倒是獃在醫院裡的一星期,等待著醫生為我碎裂了的手骨所需動的手術,我深深意識到一個臥床不起的病人的那份消極心情。不過,縱使我身體上那些皮外傷都在痊癒中,但我感覺到體能亦正慢慢地在衰退中。我慶幸以往得到父母照顧而身體壯健,不過我就像一個收集滿雨水的水缸,這次撞擊雖不至於把我完全打破,但所做成的裂痕郤讓經年累月的水迅速地流走。正面的思想叫我有心理的準備,雖然以往5sub5的目標(構思自美國50sub4組織,自訂的5sub5即是在世界五大洲跑五次馬拉松,及每次少於五小時完成)可能要暫時延遲完成,但只要一雙腳仍可以走路,我相信總有一天我可以恢復跑步,甚至如舊完成一個馬拉松。

終於在受傷後的第十日,我接受了手術,也開始接受手術後最虛弱的身體。雖然此刻皮肉之痛才是最厲害,不過我仍然感恩,因為這只不過是在黑暗隧道的末端,光明其實距離我並不太遠。我反觀其他在病床上的傷者,他們就像墮進了無底的黑洞,誰估計不到光明會在那裡,甚或許永遠都找不到。手術後隨著麻醉劑藥力逐漸失效,手術切口的痛楚亦變得強烈。我吃過一次止痛藥後,便嘗試用意志去克服痛楚,或許大部分人會覺得我很笨蛋,要去承受這些毋必要的痛楚,不過我郤希望藉著這些痛楚,叫我把這次意外和它帶給我教訓,更深刻的記在腦中。細味了一兩天,那痛楚漸漸地消失了,我亦可以離開醫院返回久別了的家中休息。除了不想佔用寶貴的床,誰都受不了在醫院裡消極地獃著。

回到家中,焦急的心情叫我難耐在床上繼續休養,所以我堅持早起到河畔慢步。第一天走了十五分鐘,第二天走了三十分鐘。我明顯知道我現在的體能,跟一個月前極佳的狀況形成了巨大的對比,不過我相信最壞的情況已經過去,這也是可下降到的最低點,而我正在步出谷底。從慢行到急步走,又從急步走到慢跑,一切都是循序漸進地在康復和進步之中。從開始的十五分鐘慢步,到一小時慢跑,我大概花了一個半月時間,期間我放棄了好幾場原先已報名的比賽。

然而最終我等到十二月下旬,即是意外後的第二個月,大膽去嘗試第一場比賽。二十公里的賽事在高低起伏的道路上舉行,即使不計較成績,以我復元中的身體能否簡單地去完成這場具挑戰的長跑,賽前我亦不敢斷言。重返比賽場上,我盡量沉浸在別人競賽的氣氛中。起步後各參賽者如常歡欣鼓舞地在路上跑,不過我自以為我的歡欣必定是更大,由兩個月前臥床到現在能慢跑,我想假如沒有受過傷,是感受不到那份失而復得的珍惜和喜悅,我差不多想大叫出來:「活著真好,能跑真好」。雖然我在這場比賽成績略遜往年,但能夠完成我已經是非常滿足,而其實成績的退步比我預期還好。因此這場比賽後,我毅然決定繼續我的5sub5目標,報名參加2013年的海外馬拉松。意外後我更體會到生命是如何脆弱,隨時都可能結束而沒有任何預告,所以我也得把我在人生中的不同目標盡快按時完成。

Polar 20K High Island Geo Run

我餘下還有美洲和大洋洲的馬拉松要完成,才可實現我5sub5夢想。然而因為2011年跑完挪威《午夜太陽馬拉松 》後,已虛榮地完成緯度最北同時又得到國際認可的馬拉松,自然希望參加緯度最南的馬拉松。搜査期間發現福克蘭群島馬拉松正切合我的要求,也順理成章地成為首選。然而三月份舉行的福克蘭群島馬拉松距這時只有三個月時間,我猶豫仍有傷患之身在應付一場馬拉松前,能否先克服前往福克蘭群島長途跋涉的勞累。從香港前往位處於差不多南美洲的最南端的福克蘭群島,至少要轉乘兩程飛機。心想還是務實一點,先往澳洲或北美洲跑一場馬拉松,至少交通上會比較方便。在網上搜集資料之際,發現旅遊叢書Lonely Planet原來也有介紹世界十大最特別的馬拉松(Top 10 places to run a marathon),當然它推介原則是以旅遊觀光作為前題,而這亦切合我追求5sub5目標的背後動力,因此我認識了威德比島馬拉松(Whidbey Island Marathon)。這個島位於美國西雅圖以西約一百公里,雖然香港沒有直航飛機到西雅圖,但交通亦尚算方便,可以乘飛機先到加拿大溫哥華,然後再駕車南下往西雅圖,所以考慮了不太久後就決定報名了,心想距離比賽還有四個月,我想屆時的康復情況應足以應付一場馬拉松吧。

Lonely Planet

Top 10 places to run a marathon

1. Great Wall marathon, Tianjin, China

2. The last marathon, Antarctica

3. Marathon du Médoc, Bordeaux, France

4. The reggae marathon, Negril, Jamaica

5. The Big Five marathon, South Africa

6. Gran Maratón Pacífico Mazatlán, Mexico

7. Taj Mahal marathon, Agra, India

8. Easter Island marathon, Chile

9. Venice marathon, Italy

10. Whidbey Island marathon, Oak Harbor, USA

 

當我確知意外後兩個月後已恢復能跑二十公里的能力,自然更雄心、更積極去恢復我過往的跑步練習,其中包括參加不同較短程的比賽。但遺憾很得因為這次意外,我錯過了參加香港渣打馬拉松的機會,當開始接受報名時,即意外後第二天,我正臥在台灣的病床上,對於要花多久才可以康復過來,我想當時真的連醫生都說不清,更莫說有心情和把握去考慮這場我過往十年都有參加的比賽,亦因此只好妥協和放棄參加。其實即使有機會參加渣打馬拉松,我都只會選擇半馬拉松項目,以作為每年一次海外馬拉松前的練習。但是意外後兩個月,即使當我知道有能力去完成半馬拉松時,渣打馬拉松亦已一如以往在開始接受報名後數天便迅速爆滿。不過慶幸得很,上天可能再憐憫我渴望參加渣打馬拉松的心,機緣巧合下我被給予參加的機會,雖然這只是全程馬拉松的選擇。對於是否接受這次機會,我曾經也有過短暫的猶疑,因為接受這難得的機會,便意味著我需要在未來兩個月內,迅速恢復體能去應付一場全程馬拉松,而這將會是意外後第四個月內的事情。我知道有人會認為大難不死,已經是一個啟示,亦應該更安分守己以免再受傷,然而我卻固執地認為,既然我沒有在意外中死去,在第二次的生命中便應更豁出去,反正我清楚體驗過沒有人能預知自己生命何時結束的事實,我想我更不必害怕去接受其他的挑戰,所以我很快便決定接受這個機會。我在心底裡想,屆時能跑多少便跑多少,盡了力也等於尊重過這場比賽和其在背後付出的支援者。在這兩個月裡,我更小心但積極地備戰和練習,雖然替我做手術的醫生告訴我,大致上可恢復適量的運動,不過我卻沒有跟他透露過我再參加馬拉松的決定,反正我已沒有太多顧慮,只要謹慎地聆聽著我身體在告訴我的狀況,我想問題應該不會太大。

2013年2月24日渣打馬拉松當日,天氣很好而且清涼,我參加的是第一場挑戰組別,要求跑手能少於四小時完成馬拉松。可能由於這次意外,我更謹慎告訴自己能完成這場賽事的重要性,除了要避開與其他跑手碰撞到我手上剛愈合的傷口外,也要兼顧正在恢復中的體能,所以我打算更著重配速,以保存體力去完成整場賽事。比賽開始後,我很留意手錶顯示的步速,並於每五公里作出一次小檢討。雖然渣打馬拉松擁有以「三隧三橋」而馳名的百米落差,我仍能保持每五公里介乎25至30分鐘的目標速度。我感到我可以跑得異常輕鬆,是游刃有餘地前進的感覺。而在最後的十公里,我完全沒有遇到「撞牆」的感覺,因此我仍能維持既定的步速。過往我在最後的上斜路段,可能已太過筋疲力盡,所以往往只能慢步前進,惟對比今年流暢的表現,自覺是十分明顯的進步,最後我以個人最佳成績完成,較兩年前同一賽道的完成時間減少了七分鐘,連我自己也為此而驚喜 。

Seattle Weather Blog順利完成渣打馬拉松,令我對於不到兩個月後在西雅圖威德比島舉行的馬拉松更添信心。4月12日,我取道經加拿大溫哥華往西雅圖,由於時差關係,我在西雅圖有兩天的時間作休息和適應。然而從溫哥華出發時的天氣一直都不太理想,綿綿細雨的天氣 籠罩著整個地區,到達美國威德比島後的天氣仍是一樣不理想,後來才知道20134月西雅圖的降雨量異常地多,因此對明天舉行的馬拉松 我又開始擔心起來。這天大會亦舉辦了一個Fun Run的小型賽事,有頗多的當地青少年參加。雖然他們冒著細雨在不到攝氏五度的氣溫下賽跑,似乎他們都早已習慣這樣的天氣,但對我而言這是頗為寒冷的感覺,更不幸是天氣預測明天天氣仍是跟這天差不多,而亦即是最令我擔憂的冷雨天。

到過大會會場登記和領取了號碼布後,我計劃駕車往明天馬拉松的賽道走一趟。雖然車子迅速在賽道上行駛,但仍不難感覺到賽道其實有不少陡峭上下坡的路段。最後車子駛到一個不能進入的路口,我決定在這段賽道來回慢跑,然而我做了一會暖身運動仍感覺到頗為寒冷,加上細雨持續,所以我決定穿著一件擋風的保暖外套才去慢跑。雖然我仍舊戴著防水的帽子,但大概跑了五公里的路程仍舊感覺不到溫暖,而且低溫令我感到有點頭痛,所以我只好折返返回車子上,原來外套已經濕透了。

我開始懷疑,假如明天的天氣都是這樣,我可以應付得來嗎?

我駕著車子向住宿的地方進發,雨點是不斷打落在擋風玻璃上,我心裡盤算著應該怎樣去準備明天的馬拉松。

是否應該穿戴防水保暖的手套嗎?但我只準備了一雙薄薄跑步專用的保暖手套。

這足夠應付嗎?

是否需要更保暖帽子呢?我雖然已預備防水的Gore-Tex帽子,但在冷雨中頭部又怎麼保暖呢?

衫褲方面應怎樣配搭呢?我準備了跑步專用的保暖緊身褲,這足夠應付嗎?

是否應該穿著今天擋風的外套去跑呢?雖然這外套可以擋雨卻排不了汗水,倘若不穿這外套,保暖的上衣在雨中沾濕後不單變重,也失去保暖的功能。雖然在香港我曾在低於攝氏十度的氣溫下跑步,也嘗過在雨中比賽的滋味,但西雅圖的凍雨天卻彷彿格外不好受。

反正尚有時間,所以我決定到當地的運動用品店逛逛,看看能否找到一些合用的物品。不過逛了好幾間商店舖仍沒結果,不是找不到合適的用品,就是沒有合適的尺碼。最後我在一所單車店中購買了一個的頭套,既保暖價錢又不太昂貴,薄薄的設計亦頗為合適,戴上後還可再戴上已準備好的防水帽子。自覺這算是做了些最後準備,我安心返回旅舍,而且我還得早點準備晚餐及提前就寢。

這天是比賽日,大概早上五時天還未亮我已經蘇醒起來,昨晚雖然我睡得不太好,但由於提早就寢所以感覺睡了很長時間。我起床立刻走出屋外看看天氣。雖然昨晚仍下過雨所以路面仍濕濕的,但至少這刻雨已經停了。我感慶幸可能這天我會遇上好天氣,吃過早餐和執拾已準備好的裝備後,我便提早出門往起步點。我挑選的住宿雖然離開起步點不到十分鐘車程,但賽場附近的路段將會局部封閉,所以也得早點出發,好讓同行朋友在封路前把車子駛離該路段。我到達起步點時天才開始亮起來,工作人員正在準備場地的佈置。我感到很滿意這時沒有下雨,唯一抱感怨是清晨頗低的氣溫,所以我不停地做暖身運動。幸好大會很貼心,拿了好幾個預先為跑手準備好的火爐,早到的本地跑手們在等待起步前,也圍在火爐旁取暖,生長在亞熱帶的我當然毫不猶疑地跟隨。到這時為止,我仍沒打算脫去昨天穿過的擋風保暖外套去參賽,這可能是我穿過最厚重的跑步上衣了。

越接近早上七時的起步時間,越多跑手陸續到達會場,不過人數卻大概只有百餘人,從外表上看他們都是有實力的運動員,而其中一位矮小的女士,更是大會邀請的室內馬拉松的記錄保持者。由於這場賽事的成績獲波士頓馬拉松接受為認可時間(Boston Qualifier),所以這個美國西部的極小型馬拉松,也理所當然地吸引具實力的運動員,不過這些沒有給我有大太壓力,不單因為我的能力遠不及波士頓馬拉松的認可資格,而且假如能夠完成這場馬拉松,我已經相當感恩。

離開起步時間前幾分鐘,跑手們沒有著急往起跑線上爭取有利位置,反而是我膽敢厚著臉皮走到前排,方便同行朋友幫我拍照。

起跑了,我欣喜地走過起跑線,不單是天開始放晴,也因為我可以如願開展這場賽事。當時我雖不自覺地加快了腳步,但仍很快被部份跑手超越,然而我希望至少走過離開起步點不遠的特色景點威德比橋(Whidbey Bridge)時,來得神氣一些,也好讓在 那裡等候的攝影師,可以把自己拍得好看一點。

 

跑了大概十分鐘,已經離開較熱鬧的地方,而跑手們之間的距離亦陸續拉遠。在寧靜的林區中,差不多獨個兒跑的感覺很特別,沒有大型賽事的擁擠,但亦不至於是獨自慢跑的苦悶,因為沿途不遠總有三三两两的市民在打氣。沒有了其他跑手的影響,我更自主配速,雖然間中仍被一、兩個跑手超越,但也迫使我略為提速以免墮得太後。在林區的車道都是高低起伏,沒完沒了的一個上落斜坡接著一個,縱使比賽前看過賽道的高度圖,或即使駕車駛過賽道,也比不上雙腿在賽道上跑時,來得直接的體會。

走了大概一半的路程,不幸地天又再下雨了,雖然不至於傾盆 大雨,但雨點仍是冰冷和密密麻麻。我連番慶幸一直穿著擋水的外套,有了它至少我可以保持體溫。雨一直沒有停過,我的衫褲鞋襪通通都濕透了,終於捱到昨天試跑的 那段路,可能有了昨天的體驗和適應了當地的天氣,今天跑到這裡的感覺卻沒有昨天那般寒冷。

離開這沿海的路段,尚有大概五公里路程,而且 進入市區的範圍,我期望路況會好一點。還未來得及高興卻發現眼前原來又是一個小斜坡,惟慶幸 這時雨已經停了,不過好消息又很快變成壞消息,因為天越來越放晴,我身上濕透了的外套忽然由恩物變成了枷鎖,真是恨不得有魔法打它變走。穿過了市集,開始步 住位於市內的終點,而路面也由柏油路轉為略帶崎嶇的沙泥路,我得小心翼翼地運用僅餘的體力,令快發軟的雙腿可以帶領我通過。在終點前一百米,雖然開始有點熱,我把外套整理好 ,接過友人給預先準備好的香港特區旗幟,雙手舉起通過終點,正式為這場北美洲的賽事劃上句號。

 

賽後我一直想把這次經歷,尤其是由台灣出意外後,直到在西雅圖馬拉松衝線的一刻,期間的失與得都一一記錄下來。然而耗費了差不多一整年,我才把這段回憶 和經歷整理好,期間有很多活動、很多運動比賽和很多外遊機會,把我生活充滿著。不過我一直希望沒有把我擁有的幸福隨年月忘掉,而這信念支持著我去把這篇文章完成。還有在我的稿件中,我一直保留著一段文字,反復提醒自已:「幸福不是你擁有什麼,而是如何看你所擁有的。」那是關於台灣一間金融集團的年度形象廣告,片長四分鐘名為「天使之翼」的故事:

話說有一個男孩,一出生背部就有兩片恐怖怪骨突了出來。由於是怪胎,他的父親不顧而去,遺下他與母親相依為命、牛衣對泣;由於是怪胎,他被同學嘲笑,甚至偷偷地在他背部貼上一張紙,上面寫了「我是怪胎」四個字;由於是怪胎,他自我孤立,甚至想過自殺。結果,他的體育老師私底下教他游泳,然後在另一個場面向其他學生說:「在成為人類之前,我們每個人都是天使。天使知道,幸福,是愛他所擁有的,並看見它們的美好……當天使要變成人,就要離開天堂,摘下他們的翅膀。所以,我們沒有翅膀。但有些人還是保有翅膀,還像天使般生活着。」

說到這堙A男孩就從暗處走出來,公開脫下衣服,露出「翅膀」,跳進游泳池,以蝶式在水上盡情地「飛」。

然後,體育老師以旁白方式對觀眾說:「雖然,這是一個編造的故事,但這個故事讓我看見了一個人,他像天使一樣充滿幸福,愛他所擁有的,並看見那些美好。」

過往我自已可能都把得失看得太重,感覺非得即失,直到失去過才會去惋惜,甚或許懷疑過幸福離開了我。然而反觀過去這一年,在台灣的意外幾乎把我的性命都奪去,我在這個人生的低谷中,憑著家人的愛護、朋友照顧、上天憐憫,一步一步的從谷底行出來,我的幸福真不單只是「要走多步」,我還可以跑起來,真的不能不感恩。

此外,意外在我身體上構成的創傷,可以醫治的都已經醫理好,不能復元的就是應該沒希望了。治療師可能擔心我接受不了,所以試圖叫我積極地去接受這些稱之為「傷痕」的機能喪失。然而在2013年,曾經戲言只會一生跑一場馬拉松的我,竟然意外地完成了一共三場馬拉松,除了渣打和威德比馬拉松外,五月在芬蘭極佳的天氣下,我以個人最佳全馬時間完成了奧盧馬拉松(Oulu Marathon),十二月在寒冷和冒雨的天氣下,我順行完成了第一次陸上兩項鐵人賽事。我想我在劫後明白了「幸福不是你擁有什麼,而是如何看你所擁有的」,和會在餘生中好好把握我的幸福。

Sunday 15th July 2012 06:30:00 AM
非洲毛里裘斯馬拉松[ 0 messages] 
Sport

2012年715

非洲毛里裘斯馬拉松

擁有全世界最美麗的賽道,跑經已列入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保護區:莫納山文化景觀

Mauritius Marathon 2012

A fantastic challenge on one of the most beautiful track in the world running through typical coastal villages and through one of the UNESCO protected site, Le Morne Cultural Landscape. Mauritius Marathon combines sport challenge and discovery of the natural and cultural heritage of Mauritius. At each corner, from Le Morne village to the finish at Saint Felix public beach, the course unveils sights which are spectacular, specially the unforgettable views on the vast lagoon of the south.

• First stage, from Le Morne to La Gaulette, we imagine the peace of mind and the art of living of the West; feel the spirit of the fishermen, the surfers and the other water sports fanatics.

• After 13 kilometers, you will reach the old Post Office (Grande Case Noyale) next to the sea before reaching the half turn situated at the 15KM point, from there you will be running towards the Morne Village 25KM point. On the way back, you will run on the left side of the mountain of Le Morne, cradle of rich historic past and of diverse legends.

• At the foot of the mountain, you will see the sails of Kite surfers and Windsurfers animating the sky not far from the magnificent Mauritian hotels.

• Passed this region, you begin to experience "The Great Wild South" of the island. The coastal road which boards the blue lagoon brings you to the very authentic village of Baie du Cap with breathtaking landscapes. From there on not far from the road are virgin beaches with filaos.

• At each corner the course unveils sights which are spectacular: the Bel Ombre region, the Riviere des Galets beach and its hidden treasure of the Ilot Sanchot in the beautiful bay of Jacotet….All along you will be cheered and supported by locals of each village! - “Run, run, run!!”

• The last sprint to Saint Felix to finish on the beach and why not at the same time a well deserved swim in the lagoon! Mauritius Marathon is a very colourful race which combines a sport challenge and discovery of the natural and cultural heritage of Mauritius.

Ile Maurice Marathon (Mauritius)

從香港乘搭毛航出發,大約九個小時後便到達毛里裘斯,到步已經是黃昏時間,晚飯後便要休息。

更多相片及地圖

更多相片及地圖

比賽前有一整天時間準備,便先租車往賽道視察一番。這場馬拉松賽事在毛里裘斯西南面舉行,跑經的地方包括郊區和一些小村落,而部分賽道亦是臨海的公路。

更多相片及地圖

更多相片及地圖

更多相片及地圖

全程馬拉松起步點位於莫納山文化景觀,是一座五百多米高的玄武質岩山,已被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組世界遺產名錄,更成為著名景點之一。

更多相片及地圖

起步後向北跑往位於15公里Petite Riviere Noire的折返點,途中上落 幅度不算大,不過仍有點起伏。最高攀升的地方是在接近20公里位置有200米約40米的小山坡。

Ile Maurice Marathon (Mauritius)

今年是毛里裘斯第三屆馬拉松,簡介會在比賽前一晚於贊助賽事的酒店內舉行。但可能大會舉辦經驗尚淺,很多問題例如早上接送跑手的時間、行李的寄存等亦未能解答。然而經酒店協調後尚勉強可以接受。

更多相片及地圖

大會邀請了年屆101歲的Fauja SINGH參加跑十公里慈善賽及為當地防癌機構籌款。他出席全馬開步儀式,各跑手在開跑前紛紛跟他合照。

更多相片及地圖

全馬準時在上午六時半開步,參加的跑手不到一百人但卻來自世界各地。

更多相片及地圖

七月份是位處南半球的毛里裘斯全年最涼的時候,只有二十度的氣溫和大約百分之六十的濕度極幾適合長跑。

更多相片及地圖

比賽當日天氣很好,由於早上沒有下過雨,感覺上氣溫較為不太清涼。開賽後還開始有點熱,不過仍不至於香港同時期的酷熱天氣。

更多相片及地圖

更多相片及地圖

更多相片及地圖

更多相片及地圖

很不容易跑到位於Baie du Cap三十公里水站亦是半程馬拉松的起步位置。

更多相片及地圖

跑在痛楚間以美麗的風景分散注意力,從這裡回望莫納山文化景觀,美景下繼續慢步往終點。

更多相片及地圖

最後勉強四小時內到達位於St. Felix beach的終點。

更多相片及地圖

終點設有嘉年華會,而且有食物及飲品供應。大會特別邀請當地警察儀仗隊奏樂,氣氛很好。獎牌獎杯方面亦有不少,有十公里、半馬、全馬的分齡組別獎牌。

更多相片及地圖

男子總冠軍的德國人以2小時41分鐘奪魁,而女子總冠軍是奧地利人以3小時37分鐘稱后。獎品除了獎牌獎杯以外,還有賽事賽助酒店送出的免費住宿。

更多相片及地圖

更多相片及地圖

Saturday 25th June 2011 08:30:00 PM
午夜太陽馬拉松[ 0 messages] 
Sport

從香港經芬蘭到挪威奧斯陸,之後又多轉一程內陸飛機,轉往挪威在北極圈內的一個小鎮Tromso,整整捱過二十個多小時的飛行和等候航機時間,到達這個期待已久的《午夜太陽馬拉松》舉辦城市。雖然今年的參加馬拉松人數打破以往記錄,不過依然只有七百多人,但跑手卻來自五十幾個國家。除了全程馬拉松外,就如香港渣打馬拉松一樣,同場還有半馬拉松和十公里賽事。相信大會為了全城參與,好以還有4.2公里和專為小朋友而設的賽事。據大會資料顯示,以中國或香港名義報名的跑手人數只得四位,那般小型又國際化的賽事,跟我以往參加過的馬拉松相比,感覺應該會很特別。

其他《午夜太陽馬拉松》相片

其他《午夜太陽馬拉松》相片
其他《午夜太陽馬拉松》相片

到達Tromso還是6月23日,離開25日的比賽還有兩整天時間,正是為了可以好好休息,為這次馬拉松作最後的準備。這裡雖然是挪威的夏天,氣溫卻像是香港冬季,只有大概攝氏10度,而根據天氣預測,賽事日前後都是密雲和間中有驟雨,希望比賽當日天氣不要太差吧。先到過主辦機構的接待場地大會堂逛逛,場館內的佈置尚未預備就緒,所以還是早點返回酒店休息。

其他《午夜太陽馬拉松》相片

 

在挪威的消費十分昂貴,物價往往是香港的數倍!所以在這裡也不得不精打細算、省吃儉用呀。就例如下榻的旅館AMI Hotel,每人每晚的費用大概只是港幣四百元,還包括自助式豐富早餐,吃得飽滿一點就連午餐都可以省卻。

其他《午夜太陽馬拉松》相片

旅館內亦設有廚房及餐具,住客可以自製晚餐,所以閑時在市中心的節目就是逛超市和找減價貨,然後返旅館吃家常菜。

其他《午夜太陽馬拉松》相片
其他《午夜太陽馬拉松》相片
其他《午夜太陽馬拉松》相片

 

6月24日中午12時正,《午夜太陽馬拉松》正式開幕。這天天氣異常轉好及放晴,還有微風輕送,很舒適怡人。開幕禮由女副市長剪綵,很小型又很輕鬆。同場亦有記念服裝售賣,不過最便宜的手套也要賣港幣二百多元,短袖運動衣則要四百多元。

其他《午夜太陽馬拉松》相片
其他《午夜太陽馬拉松》相片
其他《午夜太陽馬拉松》相片
其他《午夜太陽馬拉松》相片

 

其他《午夜太陽馬拉松》相片 其他《午夜太陽馬拉松》相片

《午夜太陽馬拉松》的賽程是由市中心出發,再跑上一條高40多米的大橋往島的對岸,繼續再來回跑大概十多公里後再折返這條橋到市中心。然後繼續再跑往西北面的機場,來回共二十多公里,最後又返回市中心,穿過最繁忙的大街衝過終點。按這裡可以用Google Earth開啟我使用Polar RS800CX的全球定位系統(GPS)去記錄的整條賽跑路線。

其他《午夜太陽馬拉松》相片
全程馬拉松賽道的上落幅度圖

 

6月25日是《午夜太陽馬拉松》的比賽日,雖然正式賽事在傍晚才開始,大會為了與眾同樂和增加賽事氣氛,特別舉辦了一個任何人都可參與的一公里早餐跑。不論是否有參加馬拉松,只要早上十時到大會堂索取號碼布,即場就可以免費參加。路線是由大會堂開始走一公里,終點就是一間餐廳,完成的參加者就可以在這裡免費享用一頓豐富的早餐。

其他《午夜太陽馬拉松》相片
其他《午夜太陽馬拉松》相片

這樣優惠的比賽當然不能錯過,也順道了解今天比賽日的天氣。今天天陰及有點清涼,氣溫只有11度,跑起來卻頗舒適。

其他《午夜太陽馬拉松》相片

走過市中心在的大街往碼頭旁的餐廳進發,不消十分鐘就跑完一公里的路程,接下來當然就是好好享用這場比賽的獎品,包括有鮮奶、乳酪、芝士、火腿、麵包和果汁,既然晚上還有消耗的42.195公里要走,就盡情放肆一次吧!

其他《午夜太陽馬拉松》相片
其他《午夜太陽馬拉松》相片

飽餐一頓後還只中午的時間,所以返回酒店再休息。提早在下午五時多吃過晚飯後,再往大會堂和市中心去看看其他組別的比賽情況。

其他《午夜太陽馬拉松》相片

最先開始的是4.2公里和小朋友賽事,然後晚上七時是十公里,全程馬拉松就要等到八時半。所以提早到步預先感受一下賽事的熱鬧氣氛。每一個組別的賽事開始前,都會由當地的健身中心在勁歌下帶領做熱身操。

其他《午夜太陽馬拉松》相片

 

其他《午夜太陽馬拉松》相片 其他《午夜太陽馬拉松》相片

十公里及以後賽事,在開步前還加插由雜耍團的噴火表演助慶。

 

大概在全程馬拉松開步的一小時前,一班大部分來自日本的長者,在起步點準備開步,原來他們是預計需要超過五小時三十分鐘的時限去完成馬拉松,所以跟大會安排提前開始比賽。事後從成績單得知道,他們很多都超過七十歲,而且還可以完成全程,真叫人佩服呀!

其他《午夜太陽馬拉松》相片

這個時候天亦開始放晴,充分表現出午夜太陽的主題,而清涼的氣溫亦開始高漲起來。由於大部分跑手都是來自不同的國家,或多或少都裝扮一下自己,去表現各自的特色,而其中最矚目的包括有日本隊的可愛扮相和巴西隊的吶喊助慶。

其他《午夜太陽馬拉松》相片
其他《午夜太陽馬拉松》相片
其他《午夜太陽馬拉松》相片

全程馬拉松準時在晚上八時半十開步。

其他《午夜太陽馬拉松》相片
其他《午夜太陽馬拉松》相片

起步後大概兩公里,就需要爬昇40多米在橋上的斜路走,由於是汽車橋樑所以斜度較大,跟香港麥徑第一段往萬宜水庫的馬路差不多,只是這條橋樑的路程較短。

其他《午夜太陽馬拉松》相片
其他《午夜太陽馬拉松》相片

過橋後來回接近有二十公里的路程,然後又再過橋返回市中心。半程過後各跑手間的距離明顯拉開,所以往往可獨佔在整條馬路上跑。雖然體力亦開始下降,但傳統挪威木屋襯托以雪山的如斯美景下慢跑,感覺仍然很舒暢。

其他《午夜太陽馬拉松》相片

與此同時全馬冠軍跑手亦正奔往終點,他是挪威人Jens Kristian,成績為2:34:16。

其他《午夜太陽馬拉松》相片
其他《午夜太陽馬拉松》相片

之後其他跑手亦魚貫進入位於市中心大道的終點,在兩旁群眾的歡呼中完成每個人的《午夜太陽馬拉松》

其他《午夜太陽馬拉松》相片
其他《午夜太陽馬拉松》相片

 

再續...再遇彩虹

再 遇 彩 虹

午夜太陽馬拉松

Get Adobe Flash player

This page requires Adobe Flash Player

 

其他相關連結

Marathon-Photos.com Marathon-Photos for Midnight Sun Marathon 2011Marathon-Photos for Midnight Sun Marathon 2011

 

附近其他廉價住宿

Tromsø Camping

Tromsø Camping

Tromsø Camping

 
Sydspissen Hotell
Sydspissen Hotell
Sunday 20th February 2011 06:45:00 AM
別死於無知 (上)[ 0 messages] 
Sport

這篇文章早在去年八月跑完北海道馬拉松就想寫,一直耽誤到現在旅途上才有機會執筆。想寫的事源於這次海外馬拉松,我想自此我作了些決定,雖然我不敢說這次比賽改變了頑固的我,但總算是一番體會。

從來我都說其實我不太喜歡跑步,就或許如我常戲言,我喜歡我所不喜歡的人和事,從而去折磨自己。以往跑步都是為了一伙兒參加一年一度的渣打馬拉松,雖然其實都只是跑半程馬拉松,直到兩年前才決意趁「年輕」試試跑一次全程馬拉松。曾經我斷言完成第一次全馬以後我不會再試,所以積極地練習後,總算完成未曾想過的全馬賽程。而去年又再由於全馬路線更改,途經剛建成的昂船洲大橋,所以又再一次參加了號稱「三隧三橋」的全馬賽事,而其實我心裡卻多少為了同年八月份的北海道馬拉松,而食言再度參加。

雖然好歹也完成了在三十度高溫下的北海道馬拉松,但在缺乏足夠訓練和炎熱的天氣下,我只是靠意志撐下去才能完成,而那並不是我期望的事。在賽事後大概兩個月的時間,我接獲舉辦大會以簡單的英語通知,完成證書會在不久後寄上,果真的在十月尾收到完成證書,除了喜悅地回想著那次不可能外,叫我有點意外是在證書上不僅列有一般的完成時間及名次外,亦以圖表方式清楚地分析跑手每十公里的步速。其實對於日本人的認真態度,能夠製作這般的證書也不足為奇,而叫我感到意外,是即使這樣簡單的資料,再聯想到比賽當日自己的身體狀況和表現,是有極大的關連。按資料顯示,起初的二十公里我以平常大概每公里5.5分鐘的速度去走,而二十公里後,我的步速明顯地下降到大概每公里6.5分鐘。不管我是否應該保留體力到後段,或以更平均的步速去走,還是如那次以「先快後慢」的方式去跑,我想假若比賽當日我能夠時刻知道自己的步速,多少對整場賽事或許有更全面的掌握。

另外在北海道馬拉松賽事中,我亦希望知道自己心臟的情況,因為在這般酷熱的天氣下,我的心臟能否負荷對我自己來說是個未知數。過往我所有參加過的賽事都是在秋冬季節,氣溫超過二十多度就經已開始令我叫苦連天,更何況盛夏中北海道的高溫。賽事前的六、七月份亦是香港的夏季,無論晨早或晚上,氣溫也總超過二十五度。即使在慢跑的練習中,我都感到在高溫下異常高的心跳,這也迫使我不得不放慢腳步。而按香港天文台的紀錄,二零一零年七月是較正常炎熱,最高氣溫達33度或以上的酷熱天氣日數共有八天,而平均氣溫則為29.2度。為了北海道那次賽事,我也只好盡量進行慢跑練習,總算在七月份累積跑了接近一百公里的路程。即使如此,我時刻也擔心因為超過心臟的負荷而猝死。

為求別死於無知,在北海道馬拉松的賽事後,我決定假如我要繼續跑步,我就必須對自己在練習和比賽中的步速、路程長短和起伏、心臟情況等,有更清楚的紀錄和分析。我自己不是追求精益求精的成績,不過既然我決意去做一件事,我就要對它有更充分的了解和把握,我不希望草草了事或勉強又痛苦地去捱過。即使其實我不太喜歡跑步,也不太喜歡那種努力和成果直接又既定的必然關係,但我只希望可以繼續跑步,是能夠安心地「長跑長有」及不致受傷的那樣。而藉著跑步我有我喜歡的生活態度,至少包括多了早睡早起的機會,多了對食物品質的注重和要求,多了對健康和簡單生活的素求。

一個決定後,緊接著將會是另一個無知。在芸芸與跑步有關的資訊中,包括跑步的討論區、不同量度心跳產品的網站,我發現不同的跑手都或有使用五花八門的儀器和方法,去紀錄有關跑步的資料和數據,而大致上最傳統、最廣泛被運動員使用的就是可量度心跳的手錶,部分品牌及型號更同時能提供步速、步頻、衛星定位、高度等訊息。當然越多的功能價錢就越貴,也不是一般業餘跑手願意負擔的價錢,即使其實是負擔得來。經過多番思量後,雖然我以為自己並不迷信使用昂貴的裝備就必定會提高個人的能力,但我仍選擇了一款可謂所費不菲的型號,因為我認為它最切合我各方面的需要。始終知道真相還是要付出代價。

自從去年九月開始使用後,每次練習的距離、心跳情況、步速、步頻和步幅等資料,甚或每對練習跑步鞋的使用里數,都可以有系統地紀錄,而系統亦會使用這些資料對每次練習評分,當狀態和表現良好時,除了要有較快的步速外,要能夠維持在相對較低的心跳率,才可以獲得較高的評分,而長期監察和分析該評分和其他資料,對改善整體表現有絕對的幫助。

 

而在練習時亦可以設定於不同時段內的心跳率,維持在自選區域內,包括在適當時段以較低心跳率作休息和復元,而當超出指定範圍外,系統會提出警示,我想好處是可以確保運動量與心跳率,都同時保持在適當的目標範圍內,而不是單純為更佳的成績而盲目地去拼命。始終知己知彼才會百戰百勝。

就在今年渣打馬拉松的賽事後,我想是時候可以作個了小總結,因為自此我終於知道sub4是怎樣一回事。sub4是自北海道馬拉松後其他跑友告訴我的術語,意指能夠在四小時內去完成一個全程馬拉松。相對去年因為天氣及傷患而訓練不足的情況下,今年在個人時間上的進步是令人刮目的,不過對我自己而言,好成績只是再一次證實:機會只留給有準備的人。在進步之餘,我更高興在緊密的練習中沒有受過傷,亦可以在賽事中享受過程和順利完成。我想這般的結果都不是出於偶然,而是我對自己的自知和跑步的認識。而sub4這個術語也教我認識一些事,原來美國有一個組織叫50sub4,代表著一班馬拉松愛好者決意以少於四小時,在美國的每一個州都完成一個馬拉松,該組織主張的所謂50sub4不僅是體能上的挑戰,也是精神上的鍛鍊,要平衡生活上的瑣事和工作而繼續跑步。對我而言50sub4是一件極不可能及遙不可及的事,但我想這個組織啟發了我對跑步的重新定位:Running is a lifestyle and travel is a hobby,這正好說出我希望繼續地去跑的原因,假如可以的話5sub5就可以,在五大洲都跑一次馬拉松,即使只是少於五小時去完成。隨著去年勉強地完成日本的北海道馬拉松,我期待著今年六月在挪威的午夜太陽馬拉松

別死於無知(下)

 

Sunday 29th August 2010 01:10:00 PM
30度下慢走北海道馬拉松[ 0 messages] 
Sport

我的海外第一場全馬賽事,好不容易在北海道跑畢了。挑選到北海道可以說是一場美麗的誤會,又或是我對過往在北海道的錯愛。最早發現北海道馬拉松是去年12月在走完澳門的半馬拉松,拿了一本關於馬拉松的雜誌,詳述2010年世界各地舉行的馬拉松賽事,當時看到在北海道舉行的馬拉松賽事,個人感覺它雖然較其他日本的其他馬拉松比賽,例如東京馬拉松略欠名氣,但當時與同行的朋友都一起幻想著北海道美麗的風景,心想就好像當天走完澳門的半馬拉松一樣,順道可以在北海道到處逛逛,又是一個旅遊的借口吧。

其實北海道我並不是沒有到過,2005年的農曆年假期,正是北海道的冬天,當時我個人最主要目的是在那裡拍攝丹頂鶴,那次也是首次認真地到國外拍鳥;我隨旅行團出發,先遊覽札幌等的北海道一般旅遊點,大飲大食後離團自駕遊到道東的釧路觀賞丹頂鶴,那一次我畢生難忘的旅行,如今說起依然有笑有淚。事隔五年多,再重遊札幌,當然已是桃花似舊,而目的也不一樣。

與其說我選擇了北海道,倒不如說北海道選擇了我。自今年初我經已很留意北海道馬拉松官方網站的消息,知道四月中才開始接受報名;自從三月尾在台北跑完了國道半馬拉松後,跑步練習的次數不多,主要因為香港的氣溫與日俱増,戶外跑步不再是舒適的運動。雖知全馬的練習不能有半點兒戲,賽事前半年開始有系統地練習亦只是基本的準備。然而那時感覺北海道馬拉松是一件頗遙遠的事,所以有點提不起勁去認真地面對,縱使仍偶有十公里的練習。就在四月中旬開始報名的一刻,我立即再訪北海道馬拉松的官方網站查閱,雖然北海道馬拉松沒有號稱是一場國際性的賽事,但亦有中、英、韓的翻譯訊息,在我看得懂的中、英文資料中,只有英文的部分提供有網上報名,唯獨付費仍然要以傳真送上信用卡資料,在沒有傳真機的情況下,我只有將資料寄往日本;不過除了網上報名的簡單確認外,一直都是渺無音訊,而報名細則只簡單指出在七月上旬會寄送「參加承認證」給獲准的參賽者。七月上旬從蘇格蘭旅遊回來,北海道馬拉松的報名經已結束,再到大會的官方網站查看,仍舊是沒有新消息,卻無意中發現了日文的網頁中,除了詳細列出過往所有限時內跑畢全程的參賽者成績,也特意記錄了歷屆中午起步時的溫度和濕度,除了個別年份因下雨而氣溫較低外,大多數都是天晴或密雲,氣溫一般則徘徊在廿七、八度,也有好幾年氣溫是三十度;而近年最熱是2006年,氣溫高達三十度,我給這樣的數字嚇呆了!看畢後我曾想與其勉強去跑,也會因為在高溫之下不能走畢全程,那倒不如省回機票和住宿的費用,乾脆退出比賽罷了;我還自我解說一番的去想,暑假是住北海道賞花的旅遊旺季,如不及早訂購機票,要等到七月中有通知才去訂購,將會所費不菲,及知難而退亦可以明哲保身。但要退出又礙於沒有聯絡大會的頭緒,假如郵遞往付款之聯絡地址又不一定可行,所以遲遲未有實行,或許我還有點猶豫不決;最後再翻閱報名的細則,清楚地說明報名後便不能取消或退回報名費,所以應是時候心安理得地把北海道馬拉松忘記了吧!反正信用卡戶口一直沒有付款的記錄,而即使成功報名也不去算了,就當把近八百元的報名費當作捐款,因為其中指明部份費用是捐助北海道當地因交通意外的孤兒。七月中往後,一直沒有大會的通知,心想應該是網上報名或郵遞付款有誤;正當要安心把這件事放下之際,就在七月最後的一個星期,亦即是比賽前的一個月,突然收到從日本一間機構發出的電郵,用簡單的英語確認了我參加北海道馬拉松的報名,我亦即時委托友人跟我查詢最便宜飛往北海道的套票,連兩晚札幌住宿的機票價錢約五千多元,應該可以接受了;而且住宿的酒店亦可以挑選在賽場附近,所以再沒有藉口了,就這樣落實吧!好歹都試試到北海道走一趟全馬。

決定要去北海道跑全馬之後,練習便再不能馬馬虎虎了,但為了避開熾熱的陽光,假日的起跑時間不得不由以往七時半提早至六時半,不過晨早的氣溫隨太陽漸漸的攀升很快便接近三十度,超過一小時的長跑經已受不了。因為想走得輕鬆,練習的路線就必須有飲水的設施,幸好我家附近的公園就有,所以不用只在運動場內走圈。而為了達到每星期能最少走四十多公里的目標,即等於一個全馬的的路程,平日工餘的晚上就要儲足跑步的里數;很不容易八月中就經已勉強達標。不容易之處除了是時間上的局限外,還有是身體對緊密的練習之適應程度和相應的休息,而最難掌握的要算是天氣;要趁沒有下雨的晚上就要馬上去跑,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為在八月雨季的香港,經常有下暴雨的機會。曾經有一次剛練習完畢後,正步往運動場休息之際,風雲色變後就開始下大雨還要加上雷暴,所以我相信幸運之神依然眷顧著我。所以賽前我除了十分留意札幌的天氣外,每天都會翻查本地的天氣預測和分區天氣匯報,假如因雷暴而需要取消當日的練習,便要馬上作出應變,押後戶外練習,或是妥協地在戶內走跑步機,所以小雨一般也阻不了我的計劃,就這樣我在出賽前的兩星期,月計的跑步里程已超過一百公里,勉勉強強算是對自己要走北海道馬拉松有點交代,雖然我知道這樣還不足夠,但小腿的輕微痛楚告知我這般每星期三天之練習,經已是我身體能負荷的極限,始終長跑和其他運動緞練一樣,都是「欲速」一定「不達」,而「將勤」亦未必可以「補拙」,長時間的練習和適應是走不了的。

雖然跑步是獨個兒的運動,但一如既往感恩的是我從不孤單。大部份的練習我都有要好相伴,沒有了他們,我走不了那麼起勁;沒跟我一起練習的,也總會給我送上支持和鼓勵,使我走得幸福。很快來到比賽前的一星期,亦是時候停止練習,讓勞累的身軀得到充分的休息,去面對更嚴峻的賽事。那時我才有機會再細看大會之前給我確認報名的電郵,原來內裡除了比賽當日的細則外,還有一篇是大會特意編寫的文章,提醒跑手如何避免在炎熱的賽事中脫水,諸如要定時飲水、保持有充足睡眠,甚或留意早上小便的顏色,十分認真和專業,亦足見北海道馬拉松絕非簡單的比賽。在網路中搜查關於北海道馬拉松的文章多是日文,只有一篇是由一位台灣人在2005年跑畢後所寫的【61分的喜悅。相比當年的北海道馬拉松,賽道或略有更改,但日期時間依然是在八月最後的星期日及中午,而且時限比現在五小時十五分還要少,只有四小時;關卡跟現在也一樣,除了每五公里的時限外,還有三個不同地點的時間關卡。這意味著跑手需要以持續地符合一定的跑步速度,今年的要求相對2005年經已是放寬了,步速的要求只是每公里七分鐘,這對於像我這樣的邊緣跑手十分重要,因為即使參加了,起步不久便會因體力和步速下降而需要坐車折返終點。

其實北海道馬拉松的賽道只是平平無奇,上落差大概只有50米,除了在第二公里要在兩公里內爬升升20米外,大致上要上坡的路段都是緩緩的;所以北海道馬拉松的難處,主要在於賽事舉行在炎熱夏天的中午,而酷熱和高濕度就是最難適應。縱觀北半球的馬拉松賽事,就好像只有北海道不選擇在秋、冬季舉行馬拉松,而偏偏要在夏季,真的不能不佩服日本人的勇氣,當地人稱北海道馬拉松為一場「酷熱的競賽」,有特定的應對策略

而在中午最熱的時候起步,或許就如【61分的喜悅的作者所假設,好讓跑手無需早起有充足的睡眠,而且由中午跑到黃昏,氣溫向下遞減,總比由清晨跑至中午好;當然我想這是「邊緣跑手」對大會安排的一廂情願,因為假如能在三小時內走畢全程的頂尖跑手而言,整段時間都是在全日最炎熱的時段競賽。想到這裡,不能不從心底裡質疑我能否應付得來,也興幸曾被我邀請參加北海道馬拉松的跑友,都因不同的理由沒有跟我同行。

冥冥中都是早有安排的。我在27號星期五下班及與家人吃過晚飯後,便乘夜機往札幌去,抵達的時間都只是星期六的中午,所以打算在還有充足時間下,先到賽道中段走走看,然後才返回鄰近起跑點的大會指定酒店,領取比賽號碼布和時間記錄晶片。不過那趟走走卻不可少看,從鐵道站步行至一條本來屬於高速公路的賽道,約有二、三公里的距離,當時亦是陽光普照的下午,應該有三十一、二度,這可能跟比賽時的情況差不多,邊走邊想這般熱的條件下,走在街上已那麼辛苦,跑步就更加苦不堪言;幸好濕度不太算高,雖未至於大汗淋漓,但由於不熟悉當地路況,而有些地圖上的街道行人是不能橫越,所以又花了不時間和體力找尋去路,那一來一回返到札幌市經已是三個小時後的事,雖然仍來得及看開幕禮,但不經不覺浪費了體力,加上見識過中午的烈日,就更擔心翌日的賽事,真的有可能連基本願望去完成也不行,不過事到如今,還是那句-盡力而為。

felixcat @ Hokkdai Marathon 2010 felixcat @ Hokkdai Marathon 2010 felixcat @ Hokkdai Marathon 2010

約下午五時回到大會指定酒店去參觀開幕禮,相比香港渣打馬拉松以嘉年華型式去高調舉行的開幕禮,北海道馬拉松的就略嫌遜色,開幕禮在酒店內正規地舉行,而且只有日語,所以看了一會就轉到領取比賽號碼布的區域去逛逛;那裡的標示大多以日文為主,有關職員指示有一個小小的接待處專供海外跑手領取物品,還有會說英語的接待,不過看似沒有太多海外跑手(後記:男、女子總數有86人),華人亦多是台灣組團過來的;或許大部分的海外跑手都是被邀請參加,所以不需要到這裡領取物品吧!約七時吃過晚飯後便返回已預訂的酒店休息,希望今日無謂的勞累能夠早點得以舒緩。

今天是比賽的日子,由於開始比賽的時間在中午十二時十分,所以有非常充裕時間去慢慢享用酒店供應的早餐,過往參加的賽跑比賽從沒有不用早起去準備。早餐後還有很多時間,所以決定到不遠的終點走一趟。原來今天天氣很不錯,密雲而且清爽,頓時對能夠跑畢全程的信心大增。走了十多分鐘,到達位於大通公園的賽道終點,大會在那裡為跑手提供各樣賽後服務,例如行李寄存、供水、供食、按摩、更衣室等,所以佔用了公園很大部分的地方。走完大通公園一趟便又慢步返回酒店,為開跑作出最後準備。十時多到達位於中島公園的起步點,各跑手亦魚貫進場。大會安排跑手在不同起跑區等候起跑,我想是依據跑手各自申報的過往成績而劃分到A至H區,不過除某些註冊跑手外,大會並不要求提供申報的成績證明;我猜有些跑手可能是故意申報較快的成績,為求有較前的排位,因為之後我發現有少部份較前起跑區的跑手,竟然落後至與最後跑區的跑手一同在終點衝線;而由於每個關卡的關閉時間都是根據大會時間而非個人時間,所以較前的排位對「邊緣跑手」便較為有利,當然不排除部分較前起跑區的跑手,因當日的臨場表現不佳而落後。由於我過往的成績不算突出,所以我於開賽前一小時前便經已完成熱身、補給等功夫,待起跑區一開放便進場等候,不過卻要罰站整整一個小時,大部份早到的日本跑手都習慣了這樣情況,乖乖便席地而坐,反而我卻不太適應,鶴立雞群地呆站,又浪費了氣力。

felixcat @ Hokkdai Marathon 2010 felixcat @ Hokkdai Marathon 2010 felixcat @ Hokkdai Marathon 2010

終於站到中午十二時十分開跑的時間,我差不多超過兩分鐘才真正踏過起跑線,為了避免在第一個五公里就被淘汰出局,我略加快了步伐,但也步步為營地避免在第三公里爬升到賽道最高點時,因過累而失速。其實爬升的坡度不算甚麼,相比香港渣打馬拉松的「三隧三橋」,簡直是小小巫跟大巫之比;但是這裡的高溫情況下影響了跑速,而上坡就更為辛苦。幸好從開跑至今仍然是密雲天,氣溫維持在算是清涼的範圍,大概少於三十分便順利通過了五公里的第一關,繼續向扎幌市郊邁進。在接近七公里的距離,要走過一條大概有半公里長的隧道,雖然賽道自第三公里開始一直是下坡,但這條隧道彷彿像個蒸籠,而要上坡離開隧道的出口時,就發現天空開始放晴,被烈日煎熬中上坡,感到苦頭將會接踵而來;而大概於五十多分鐘通過了十公里,個人而言是蠻不錯成績,還希望既個人時間可「賺頭蝕尾」,同時又能保留部分體力 直至捱過終點。十公里以後,每個相距五公里水站之間的濕棉花站,原來亦有飲用水供應,而分別在於水站是額外有體育飲料供應。所以自此以後,每2.5公里的水站便是我的小目標;在酷熱的天氣下,就算飲夠了水,亦要到站取水凍身,縱使花了一點點的時間,但只要能夠保持身體不會過熱及可以繼續地跑,對我來說仍然值得。確實的位置不太記得,大概在十多公里的位置開始有冰塊派發給跑手,想必是氣溫已超過三十度,我當然也急急取了一塊放去冷凍全身;而大概於一小時五十多分鐘,我走過了二十公里的路標,速度比上一小時慢了小許,想必是入站次數多了而浪費了時間所致;其實從開始致今的表現,我個人仍然滿意。賽道的折返點在大概二十五公里的位置,在興幸能走到這裡的同時,我感覺到體能有較明顯下降的跡象,多少也後悔昨天花了無謂的體力,來到這裡附近去視察跑道,而此刻對到達水站的希望亦更見慇切,除了取水降溫以外,我亦開始用冰水去舒緩大腿內側的肌肉痛楚,希望千萬別肌肉抽筋,否則便不能繼續再跑下去。快要來到馬拉松中三十公里的真正關口,人稱這裡才是真正全馬比賽的開始,因為當體力經已消耗了七七八八,很容易有出現所謂「撞牆」的感覺而自我放棄繼續去跑。我感到此刻大腿的痛楚就是綁在我雙腿的錏鈴,不斷地遊說我停下來休息,即使急步行也可以,我真害怕假如我不依從我雙腿的勸告,它們會罷工及向我示威。過了三十公里的路標後,時間大概是三小時十多分鐘,此刻速度經已是不太重要,我想只要能繼續跑就可以,因為至少我想到了這刻,再慢一點我仍不至被淘汰,雖然我看見折返前逆行的賽道經已開始清場,而亦有跑手已安坐在大會的巴士折回。我找了個適當地方停了下來,馬上拉筋去舒緩大腿的肌肉痛楚,然後別讓它們得逞下又繼續再跑,我告訴自己即使速度再慢也不能停下來。好不容易走過了三十五公里的跑標,雙腿叫我停下來的訊息也越來越強烈,不過走到這裡,我更確知我是可以在限時內走完這個馬拉松;假如我停了下來,餘下的路反正仍要走,因此我透過大腦不斷向雙腿發出強烈的指令,命令它們一定要繼續走,即使再慢一點也可以。身邊開始步行的跑手也漸多了,亦有個別跑手因體力不支或炎熱的天氣而暈倒。此刻除了每2.5公里的水站外,我發現路旁有很多民眾在吶喊打氣的同時,誘惑地向跑手提供不同的補給;為免雙腿再向我示威,此刻我也管不了他們是大會的醫療人員,或是打氣的民眾,只要有鎮痛噴劑供應的我都走前,要求一噴以舒緩痛楚。麻木了的雙腿又繼續機械般不斷地開動,腦裡也遂漸回憶起曾經但已淡忘過往跑至馬拉松尾段的煎熬,想必是善忘的原因我才會再一次參加馬拉松賽事,又再一次勸告自己以後不要再跑馬拉松。快要接近四小時的時間,已返回札幌市中心,正要步往北海道大學,而餘下大概只有不到五公里的賽程。下午四時多的北海道經已漸漸走向黃昏,而氣溫亦應該只有二十六、七度,不過心跳依然頗不正常劇烈。我過往馬拉松的經驗,比賽後段的心跳一般都會比初段平穩,雖然氣溫高企心跳會更快,但尾段由於體力經已差不多耗盡,想必是此刻心臟亦開始投訴了。終於看見了四十一公里的路標,完成全程馬拉松經已在望,只要沒有甚麼突發事件,我按捺著興奮的心情,因為到北海道跑馬拉松的心願亦快要達到了;縱使在更接近終點的大街,亦有更多民眾在吶喊打氣,我也要保持步伐不作最後衝刺,再沒有看見有任何的路標,步入大通公園旁的大街,終於安然走過了終點,是時候可以讓投訴中的手手腳腳、五臟六腑,通通都可以休息了。

My Activity Recorded with RunKeeper

跟據北海道新聞報導,本年第24屆北海道馬拉松參賽人數有7959人,而當日的天氣記錄,中午溫度和濕度分別是27度和70%,最高溫度是30度,相比去年因天雨關係,氣溫只有21度,限時5小時15分內跑畢全程的參賽者百分比大幅從91%下降到72%;男子參賽者有4839人在限時內完畢全程,而女子則有876人,而在我之後還有超過二千多人在限時內完畢全程,能夠成為其中一分子,足願亦毋憾矣。 世事難料但亦充滿驚喜,本來去不成的比賽卻又成行了,本來跑不完的賽程卻又完成了,結局往往視乎我們怎樣對待它。著名日本小說家兼跑手村上春樹在其中一本書提過:「痛是難免,苦卻甘願」(Pain is Inevitable, Suffering is Optional),是痛、是苦在乎我,我慶幸還有面對的勇氣和承受痛苦的能耐。在前往日本的晚上,當我正在香港等待機場巴士而其多數路人卻剛下班或怱忙返家的時候,我感想有多少人會甘願選擇在假期時去吃苦,尤其是我其實不太喜歡跑步;公司裡經已有兩位同事剛到過北海道度假,縱使我偏偏大相徑庭地到那裡跑馬拉松,但我想我們沒有兩樣,都是去追求各自的夢想。我不知道這次會否是我最後一次跑馬拉松,至少在接近終點時想過不再了,回憶今年初跑香港渣打馬拉松時也想過。然而這場馬拉松給我在北海道有更多難忘的經歷,或許就像以往一樣,死去活來登過高山回來後不久,很快又忘掉了痛楚,再甘願地去自討苦吃;始終在我的體驗中苦與樂是矛盾卻不是相對的,只不過我選擇多了一點苦和矛盾而矣。 

Sunday 21st March 2010 06:00:00 AM
臺北國道馬拉松 2010[ 0 messages] 
Sport

三、二、一…GO

今次要跑的路在台灣,風塵僕僕的只留了幾天,也巧遇上罕有的沙塵暴。

讀萬卷書不如跑千里路,跑千里路不比看百態事。

遠走方自覺不足,多看才自醒貧乏。

比起香港渣打馬拉松的「三隧、三橋」,台灣的國道馬拉松相對較遜色;

論天氣,香港有歷來最熱及最濕的記錄,傳聞有八千人臨陣放棄;

壞天氣卻不獨香港專美,台灣有歷屆比賽以來最大一次的沙塵暴,卻有八千多人參加。

香港有人因而建議大會考慮更改較容易的賽道,

台灣路跑協會秘書長則表示:

『…依國際總會的天氣影響規定,還不到馬拉松不能舉行的程度,

只要跑者找得到方向,比賽就能夠正常跑。』

香港人都給寵壞了,忽略了我們原來經己擁有不錯的一切;

馬拉松籌委會主席高威林表示:

『…三隧三橋係香港馬拉松嘅特色,有啲海外選手就係想挑戰難度先嚟參賽。』

跑與不跑,自己選吧;

登山因為有山在,長跑因為有路走。

My Activity Recorded with RunKeeper

中華民國路跑協會Chinese Taipei Road Running Association

Sunday 28th February 2010 07:15:00 AM
渣打馬拉松 2010[ 0 messages] 
Sport

我戲言,因為今天完成了全程馬拉松。

我妄言,因為上年表明全馬只跑一次。

我怨言,因為今年訓練準備尤其不足。

我婉言,因為去年受傷連走路也不行。

我喜言,因為年初慶幸就醫後已復元。

我寡言,因為今年比賽前還有點茫然。

我揚言,因為今早承諾只要盡力而為。

我斷言,因為上午跑到半程尚有餘力。

我誓言,因為今天要走到終點做榜樣。

我無言,因為今天感激好友無限支持。

My Activity Recorded with RunKeeper

Sunday 06th December 2009 08:30:00 AM
2009澳門銀河娛樂國際馬拉松[ 0 messages] 
Sport

澳門馬拉松是我第一次的境外長跑比賽,難忘不在於我這個第一次,也不在於能在令我滿意的時間內完成;在於跑畢後的受傷,在於復元的體會。常存感恩這份福氣

My Activity Recorded with RunKeeper

Sunday 08th February 2009 08:00:00 AM
渣打馬拉松 2009[ 0 messages] 
Sport

人生原來就是不妥協,不該愛的我卻偏去愛;

愛我的反倒沒跟去愛,唯盼無悔甚或少遺憾。

其實我不太熱衷長跑,卻偏又跑上了馬拉松;

整整半年密集式練習,我告訴自己只此一次,

希望能勉強完成全程,因此更義無反顧地跑。

半年參加多個半馬賽,再有週日晚的操練習;

跑步的辛苦擋不了我,時間和精神卻陪上了。

是你的一句話和支持,我輕鬆走完一個全馬,

四十二點一九五公里,每分每步總有你伴我。

Wednesday 28th January 2009 08:30:00 AM
牛年赤口攀獅子[ 0 messages] 
Sport

今年新春赤口日初攀獅子山,晨早七時半從樂富出發,乘小巴抵達天馬苑,經獅子山公園到攀爬起點;攀爬路線叫"凹槽右角",即右圖藍色線。由攀爬起點至獅子頭有50多米,以多段式攀爬(Multi-pitch Climbing),全程共有四段,最後一段為獅子頭。雖然當日天氣較為密雲,望向九龍半島的景色較遜;早段攀爬時氣温亦低,整體上都是十分享受的攀爬。

牛年新春攀登獅子山

0.0729880332947
Art, Photography(9)
Current events(9)
Entertainment(2)
Love, Friendship(8)
Music(2)
Pet, Animals(1)
Reading(19)
Sport(10)
Travel(17)

威德比島馬拉松非洲毛里裘斯馬拉松午夜太陽馬拉松別死於無知 (上)30度下慢走北海道馬拉松臺北國道馬拉松 2010渣打馬拉松 20102009澳門銀河娛樂國際馬拉松渣打馬拉松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