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y 2018 »
MoTuWeThFrSaSu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Wednesday 02nd December 2009 12:07:34 AM
哪些鏡頭是最佳鏡頭[ 0 messages] 
General

哪些鏡頭是最佳鏡頭

照相機鏡頭是決定成像品質的最重要環節,市場上鏡頭品種繁多,令人眼花撩亂,如何選擇成了攝影者面臨的難題,於是各種鏡頭測試報告成為人們關心的對象。世界上有多家攝影雜誌擁有完整科學的鏡頭測試設備,一直堅持刊登各自的鏡頭測試報告,形成各自的風格和系列,其中公認為最威權的有德國的《攝影雜誌》和《彩色攝影》,美國的《大眾攝影》,法蘭西的《攝影師》和瑞典的《攝影》(即哈蘇實驗室測試報告)。   

對於同一款鏡頭的測試結果,它們有時趨於一致,有時卻出現偏差,以致引起不少爭議。引起這些偏差的原因主要有鏡頭的個體差異(特別是業餘鏡頭存在品質不穩定現象),測試內容的不同(有的將機械品質和光學品質綜合評判,有的僅測試光學品質;有的僅判斷分辨率和MTF值,有的則綜合考慮色彩傳遞,畸變等)和判斷標準不同(再客觀的測試,也是由許多個枯燥的數值組成的,要轉化為大家能夠理解的測試報告,最後必須用主觀的模式來表達,如分值,星號等)。這些測試應該相信哪一家好呢?於是有人想出將這些測試結果綜合起來判斷,最大程度地消除偶然性。德國攝影器材評論家克勞斯•席洛夫1998年時將上述五家測試報告按一定的標準轉化為統一的5分製分值,並加權平均,用這種方法評測了當時市場上流行的205款135單眼相機鏡頭,其中變焦鏡頭98款,定焦鏡頭107款,其中有7款鏡頭獲得了滿分5分,它們是︰   

Leica Vario-Elmarit R 70-180mm f/2.8(3)   
Leica Elmarit R 100mm f/2.8 APO macro(3)   
Leica R 180mm f/2 APO(2)   
Leica R 180mm f/3.4 APO(3)   
Leica R 280mm f/4 APO-IF(3)   
Leica R 400mm f/2.8(2)   
Canon EF 400mm f/2.8 USM L Ⅱ(3)   

用這種方法來評價鏡頭光學品質不失為一種有趣的方法,但也存在缺陷。後面擴號內的數值表示測試的雜誌數,並非上述五家雜誌都做了測試,如果同為三家雜誌所測試,但雜誌卻有所不同,其可比性相對就差了,如果後來又加入新的測試,分值會有變化,變化有可能還不小,因此對於分值接近的兩款鏡頭,光學素質孰高孰低很難說,但如果兩款鏡頭分值相差較遠,它們的光學素質的差距是不可動搖的事實。   

Leica鏡頭名不虛傳,7個滿分鏡頭中占了6個,另一款為Canon的超級400mm大砲。Leica果然沒有讓人們失望,各款鏡頭均表現出超俗的水準,不過話說回來,它的價格也是鶴立雞群,讓我們多數人不抱擁有的希望。   
分值在4.5-4.99之間的鏡頭也有7款,它們是︰   

Leica R 280mm f/2.8 APO-IF= 4.96(4)   
Carl-Zeiss Sonnar T* 135mm f/2.8= 4.87(2)   
Canon TS-E 45mm f/2.8= 4.61(2)   
Leica Vario-Elmarit R 80-200mm f/4= 4.6(3)   
Canon EF 300mm f/2.8 USM L= 4.6(4)   
Canon EF 135mm f/2 USM L= 4.54(4)   
Minolta AF 200mm f/2.8 APO G= 4.52(3)   

由上可以看出,變焦鏡頭與專業的定焦鏡頭相比,在光學品質還是有所遜色。除上述兩款Leica變焦鏡頭外,超過4分的變焦鏡頭只剩下3款︰   

Carl-Zeiss Vario-Sonnar T* 28-85mm f/3.3-4= 4.17(4)   
Canon EF 70-200mm f/2.8 USM L= 4.07(4)   
Nikkor AF 35-70mm f/2.8 D= 4.01(5)   

而超過4分的定焦鏡頭數量可觀,包括上述定焦鏡頭總共達到45款。   相對與長焦鏡頭來說,廣角鏡頭(無論是定焦還是變焦)由於涵蓋率和構造的關係,更難達到高分。分數超過4分的定焦廣角鏡頭(焦長28mm以下)有5款︰   
Leica R 19mm f/2.8= 4.28 (3)   
Carl-Zeiss Distagon T* 21mm f/2.8= 4.17 (2)   
Leica R 28mm f/2.8= 4.16 (3)   
Pentax SMC-F 28mm f/2.8= 4.13 (3)   
Leica R 28 f/2.8mm= 4.12 (2)   

分數最高的超廣角變焦鏡頭是︰   
Nikkor AF 2.8 20-35mm D= 3.46 (4)   

近兩年中又有許多新鏡頭面世,最近克勞斯•席洛夫對上述評價做了調整,去掉了Leica鏡頭和Contax單眼相機鏡頭,加入了ContaxG系列鏡頭(旁軸平視取景相機),即所列鏡頭全部為自動對焦鏡頭,共計變焦鏡頭115款,定焦鏡頭103款。對評分標準也做了一些修改,去掉了爭議較大的德國《攝影雜誌》測試,換之以英國的《業餘愛好者》雜誌測試。綜合評分達到4. 5分以上的鏡頭被定為“傑出鏡頭”,目前共有18款,它們是︰   

Carl-Zeiss Biogon T* 28mm f/2.8 G= 4.57 (3)   
Carl-Zeiss Planar T* 45mm f/2 G= 4.77 (3)   
Carl-Zeiss Sonnar T* 90mm f/2.8 G= 4.62 (3)   
Canon EF 135mm f/2 USM L= 4.72 (4)   
Canon TS-E 90mm f/2.8= 4.72 (2)   
Canon EF 100mm f/2.8 Macro= 4.57(5)   
Canon EF 85mm f/1.8 USM= 4.52(4)   
Canon EF 300mm f/2.8 USM L= 4.50(3)   
Canon EF 400mm f/2.8 USM L= 4.60(3)   
Nikkor AF 60mm f/2.8 Micro= 4.63 (4)   
Nikkor AF 105mm f/2.8 Micro= 4.54(5)   
Nikkor AF 85mm f/1.8 D= 4.53(3)   
Nikkor AF-S 300mm f/2.8 ED D= 4.50(2)   
Minolta AF 100mm f/2= 4.60(3)   
Minolta AF 200mm f/2.8 APO G= 4.50(4)   
Pentax SMC-FA 85mm f/1.4= 4.85 (3)   
Pentax SMC-FA* 200mm f/2.8 ED IF= 4.50(2)   
Sigma AF 50mm f/2.8 Macro EX = 4.77 (3)   

分數超過4分的變焦鏡頭有9款︰   
Nikkor AF-S 28-70mm f/2.8 ED D= 4.24 (3)   
Nikkor AF 35-70mm f/2.8 D= 4.11 (5)   
Canon EF 28-70mm f/2.8 USM L= 4.01 (5)   
Minolta AF 80-200mm f/2.8 APO G= 4.18 (3)   
Nikkor AF-S 80-200mm f/2.8 ED D= 4.11 (3)   
Canon EF 80-200mm f/2.8 L= 4.07 (5)   
Canon EF 70-200mm f/2.8 USM L= 4.06 (3)   
Sigma AF 70-200mm f/2.8 EX (HSM)= 4.05 (5)   
Canon EF 70-200mm f/4 USM L= 4.16 (2)   

分數超過3.75分的28mm以下廣角鏡頭有9款︰   
Carl-Zeiss Biogon T* 21mm f/2.8 G= 4.28 (2)   
Canon EF 20mm f/2.8= 3.75 (4)   
Carl-Zeiss Biogon T* 28mm f/2.8 G= 4.57 (3)   
Nikkor AF 28mm f/1.4 D= 4.00 (3)   
Pentax SMC-FA 28mm f/2.8= 3.89 (4)   
Canon EF 24mm f/1.4 USM L= 3.82 (3)   
Canon EF 28mm f/2.8= 3.82 (4)   
Nikkor AF 24mm f/2.8= 3.77 (3)   
Canon EF 24mm f/2.8= 3.75 (3)   

由上可以看出,ContaxG系列相機的幾款配套鏡頭均很出色,這和旁軸平視取景相機的構造有關,鏡頭設計可以不象單眼相機那樣受焦平面距離的限制。   以上鏡頭,可稱同類鏡頭中的最佳鏡頭。需要再次強調的是,以上分數得自於一種趣味的算法,只能看做是一種趨向,不能太過認真,分數相差0.2至0.3分之內的鏡頭,可視為同等品質的鏡頭。

Friday 06th February 2009 10:26:23 PM
生命是進化抑或創造?[ 0 messages] 
General

生命是進化抑或創造?                        蘇緋雲博士

有 人 以 為 進 化 是 科 學 , 創 造 是 宗 教 , 其 實 「 科 學 」 一 詞 是 「 知 識 」 , 
即 某 類 知 識 以 科 學 方 法 獲 得 。 至 於 「 科 學 方 法 」 , 大 家 同 意 是 :

觀 察 : 不 能 觀 察 的 , 不 叫 科 學 , 可 叫 哲 學 、 意 見 、 故 事 . . . 。

假 設 : 由 觀 察 產 生 猜 想 。

實 驗 : 根 據 假 設 驗 證 , 看 假 設 對 不 對 。

結 果 : 收 集 實 驗 結 果 。

評 判 : 看 結 果 能 否 支 持 假 設 。 如 不 , 便 須 修 改 。 重 做 第 二 至 五 點 , 至 結 果 支 持 修 改 了 的 假 設 。

重 複 實 驗 : 不 能 只 有 一 次 實 驗 支 持 假 設 , 重 複 多 次 確 定 支 持 後 , 假 設 才 稱 為 「 理 論 」 。

理 論 : 如 果 這 理 論 一 直 被 證 明 , 沒 有 一 次 例 外 , 可 稱 作 「 定 理 」 。

定 理 : 定 理 只 須 一 次 例 外 , 就 可 被 推 翻 , 成 為 有 待 修 改 的 假 設 。

科 學 知 識 既 是 經 由 上 述 科 學 方 法 而 得 , 那 麼 讓 我 們 審 核 進 化 是 否 科 學 。

今 天 不 少 人 相 信 宇 宙 起 源 於 大 爆 炸 , 那 麼 「 大 爆 炸 」 是 科 學 嗎 ? 有 沒 有 觀 察 過 ? 觀 察 過 多 少 次 ?

你 一 定 會 說 : 沒 有 觀 察 到 大 爆 炸 , 不 可 能 觀 察 到 , 因 為 這 假 設 說 : 大 爆 炸 發 生 於 千 萬 年 前 , 只 發 生 一 次 , 因 此 不 可 能 觀 察 , 不 可 能 設 計 實 驗 重 演 大 爆 炸 。

同 樣 , 創 造 是 科 學 嗎 ? 也 不 可 能 重 演 。 事 實 上 , 創 造 與 進 化 一 樣 , 都 不 是 科 學 。 那 麼 , 是 甚 麼 呢 ? 是 歷 史 。 歷 史 不 能 重 演 , 但 可 考 證 。 這 是 法 庭 上 常 用 的 辦 法 。 法 官 不 能 要 求 重 演 兇 案 , 卻 可 根 據 證 據 判 案 。

現 在 , 讓 我 們 看 看 雙 方 的 證 據 。

有 些 所 謂 「 證 據 」 , 其 實 兩 個 說 法 都 沒 支 持 , 我 們 須 有 分 辨 能 力 。 例 如 : 相 似 。 人 與 猴 相 似 , 這 是 事 實 ; 不 但 外 貌 相 似 , 細 胞 也 相 似 , 細 胞 內 的 核 酸 ( D N A ) 和 蛋 白 質 也 相 似 。 但 這 無 用 , 你 可 以 解 釋 : 因 為 人 與 猴 有 共 同 祖 宗 , 所 以 相 似 ; 也 可 以 解 釋 : 人 與 猴 有 共 同 設 計 者 , 所 以 相 似 。 我 們 要 找 的 是 能 證 明 某 種 說 法 的 證 據 。

生 命 來 源 如 何 開 始 ? 下 面 舉 幾 個 例 子 讓 大 家 思 想 :

進 化 論 說 , 單 細 胞 生 物 , 如 變 形 蟲 , 是 由 空 氣 中 一 些 基 本 元 素 碰 撞 形 成 氨 基 酸 , 再 碰 撞 形 成 單 細 胞 。 又 有 些 進 化 論 學 者 相 信 宇 宙 大 爆 炸 後 形 成 星 球 和 物 質 。 換 言 之 , 進 化 論 認 為 生 命 是 由 無 生 命 來 的 。 究 竟 以 上 說 法 是 否 事 實 ? 曾 否 有 人 見 過 無 生 命 變 成 有 生 命 呢 ? 如 果 自 古 到 今 , 沒 有 人 見 過 無 生 命 變 成 有 生 命 , 那 麼 以 上 說 法 只 是 一 些 科 學 家 的 意 見 而 已 。

聖 經 的 說 法 則 是 : 生 命 來 自 生 命 , 而 且 「 各 從 其 類 」 。 那 麼 , 兩 種 說 法 孰 是 孰 非 ? 你 所 觀 察 到 的 事 實 , 支 持 哪 一 個 說 法 ? 無 論 哪 一 個 說 的 對 , 必 有 事 實 證 明 。

演 變 分 類 ? 各 從 其 類 ?

進 化 論 說 , 萬 物 是 源 於 一 個 祖 宗 , 之 後 一 直 進 化 , 才 演 變 成 今 天 的 分 類 。 聖 經 卻 說 , 萬 物 由 上 帝 創 造 , 「 各 從 其 類 」 ; 就 是 上 帝 創 造 時 , 已 經 分 類 。 「 類 」 是 範 圍 , 每 類 範 圍 在 創 造 時 已 劃 定 。 分 類 學 鼻 祖 林 藍 先 生 雖 然 受 聖 經 「 各 從 其 類 」 的 說 法 影 響 ; 但 他 設 定 的 「 種 」 或 「 品 種 」 不 一 定 就 是 聖 經 的 「 類 」 。 可 能 他 的 「 科 ( Family ) 」 比 較 靠 近 聖 經 的 「 類 」 。

如 果 進 化 論 所 言 屬 實 , 我 們 會 看 到 生 物 不 斷 變 化 。 記 得 以 前 讀 進 化 論 , 首 先 質 疑 的 是 : 若 生 物 不 斷 進 化 , 那 麼 豈 不 是 無 法 分 類 ? 該 在 哪 階 段 劃 界 線 呢 ? 然 而 我 看 到 的 是 人 是 人 , 猴 子 是 猴 子 , 就 算 三 歲 孩 童 也 可 以 分 辨 。 不 單 人 與 猴 這 樣 , 其 他 生 物 也 是 一 樣 。 若 說 海 底 動 物 變 成 魚 , 我 從 沒 見 過 兩 者 過 渡 時 期 的 生 物 ; 若 說 青 蛙 變 成 爬 蟲 , 我 也 未 見 過 ; 恐 龍 變 成 鳥 也 未 見 過 。 可 見 進 化 論 所 講 的 每 一 部 、 每 一 節 不 是 「 失 去 了 」 的 , 而 是 不 存 在 。 起 碼 是 系 統 性 的 找 不 到 。 然 而 , 聖 經 說 「 各 從 其 類 」 , 則 人 人 可 以 見 到 。 人 生 人 , 魚 生 魚 , 貓 生 貓 . . . 真 的 是 「 各 從 其 類 」 , 我 們 每 天 都 可 看 到 , 從 沒 例 外 。

即 使 選 種 繁 殖 , 也 只 是 放 棄 一 些 遺 傳 基 因 : 假 如 要 小 巧 種 的 狗 , 就 將 這 一 代 小 巧 的 存 起 來 再 配 種 , 放 棄 一 些 與 小 巧 無 關 的 遺 傳 基 因 。 其 實 所 謂 高 品 種 的 狗 , 每 種 都 有 病 , 例 如 高 血 壓 、 心 臟 病 等 ; 因 為 牠 們 都 少 了 一 些 遺 傳 基 因 。 反 而 最 普 通 的 狗 最 少 病 , 如 中 國 的 野 狗 , 甚 麼 都 吃 , 卻 很 易 生 存 。 反 而 是 用 人 工 選 種 出 來 的 有 很 多 病 。 誠 然 , 選 種 繁 殖 與 進 化 論 無 關 , 因 人 是 有 頭 腦 的 , 在 其 中 成 了 一 個 小 小 的 創 造 者 , 所 以 在 實 驗 室 配 出 來 的 新 奇 品 種 都 與 進 化 論 無 關 , 都 是 有 頭 腦 的 人 做 的 。 進 化 論 是 無 頭 腦 的 , 沒 有 設 計 的 , 自 然 爆 出 來 的 自 然 演 變 。 若 說 有 設 計 者 , 就 得 承 認 有 創 造 者 ( 上 帝 ) 。

人 的 設 計 ( 例 如 : 人 工 選 種 ) 有 多 好 , 要 看 人 的 智 慧 有 多 高 。

「 各 從 其 類 」 這 句 話 在 創 世 紀 第 一 章 說 了 十 次 , 可 見 其 重 要 性 。 就 如 做 母 親 的 天 天 都 問 兒 女 吃 了 沒 有 , 功 課 做 完 了 沒 有 , 講 的 都 是 那 幾 句 話 , 因 為 這 些 是 母 親 認 為 很 重 要 的 。 如 果 創 造 者 在 創 造 萬 物 時 說 了 這 句 話 十 次 之 多 , 這 句 話 必 定 很 重 要 , 我 們 務 須 注 意 。 當 我 們 留 心 觀 察 萬 物 , 就 會 發 覺 「 各 從 其 類 」 這 話 千 真 萬 確 ; 然 而 , 由 一 類 變 成 另 一 類 , 則 只 是 某 些 科 學 家 的 意 見 , 不 是 事 實 。

化 石 記 錄 , 過 渡 生 物 ?

有 人 說 , 由 一 生 物 進 化 成 另 一 生 物 現 在 雖 沒 發 生 , 但 過 去 有 發 生 。 那 麼 唯 一 可 以 證 明 這 說 法 的 真 偽 , 是 化 石 的 記 錄 。 我 們 小 心 觀 察 化 石 時 , 就 會 發 現 化 石 都 如 聖 經 所 說 「 各 從 其 類 」 , 例 如 魚 的 化 石 很 容 易 分 辨 , 一 看 就 知 道 是 魚 類 。 樹 葉 的 化 石 , 很 容 易 分 辨 , 一 看 就 知 道 是 樹 葉 . . . 都 可 以 分 辨 出 來 。

有 一 次 在 澳 洲 一 間 博 物 館 裡 看 一 個 化 石 魚 展 覽 , 說 魚 類 如 何 進 化 成 為 陸 上 脊 椎 動 物 , 並 解 說 這 魚 三 萬 萬 年 前 在 旱 季 水 少 時 就 在 泥 濘 裡 爬 , 爬 多 了 就 長 出 適 合 陸 地 的 手 足 。 但 在 同 一 櫃 中 卻 有 一 張 照 片 , 跟 化 石 魚 一 模 一 樣 , 至 今 仍 在 泥 濘 中 爬 。 我 對 自 己 說 , 如 這 魚 三 萬 萬 年 仍 一 點 不 進 化 , 那 要 等 多 久 才 能 上 陸 啊 ! 化 石 和 至 今 活 著 的 是 一 樣 的 生 物 , 並 沒 有 任 何 過 渡 時 期 的 生 物 。

不 久 之 前 , 發 生 了 一 件 很 有 趣 的 事 。 一 九 九 九 年 十 月 我 在 夏 威 夷 看 報 上 說 , 已 找 到 一 半 恐 龍 一 半 鳥 的 東 西 。 一 看 之 下 , 我 對 朋 友 說 : 「 那 不 可 能 是 真 的 。 你 看 那 鳥 的 羽 毛 全 是 鳥 羽 , 如 果 牠 在 進 化 過 程 中 , 不 可 能 這 樣 。 因 羽 毛 也 必 在 進 化 中 。 恐 龍 有 的 是 鱗 片 , 那 進 化 中 的 生 物 應 有 一 些 既 不 是 羽 毛 又 不 是 鱗 片 無 以 名 之 的 東 西 。 」

之 後 我 回 美 國 本 土 , 十 一 月 在 《 國 家 地 理 雜 誌 》 ( 一 本 完 全 相 信 進 化 論 的 雜 誌 ) 看 見 十 頁 很 長 的 報 告 , 大 事 宣 告 : 「 我 們 找 到 那 失 去 的 一 環 ! 那 東 西 尾 部 是 恐 龍 , 身 體 是 鳥 , 那 就 是 一 半 恐 龍 一 半 鳥 。 」 於 是 進 化 論 學 者 很 興 奮 , 開 始 到 博 物 館 在 恐 龍 身 上 加 上 羽 毛 。

翌 年 一 月 份 《 答 案 在 創 世 記 中 》 ( Answers in Genesis ) 的 通 訊 載 十 一 月 人 們 所 發 表 的 報 告 說 , 他 們 現 在 知 道 是 不 對 的 , 並 說 《 國 家 地 理 雜 誌 》 三 月 份 那 一 期 會 刊 登 更 正 啟 示 。

三 月 , 我 在 芝 加 哥 機 場 找 到 三 月 份 的 《 國 家 地 理 雜 誌 》 , 於 是 從 頭 翻 到 尾 , 可 是 不 見 有 甚 麼 更 正 啟 示 ; 再 仔 細 看 一 遍 , 終 於 找 到 一 小 段 文 字 是 給 編 者 的 信 , 載 一 位 中 國 學 者 研 究 後 說 : 「 雖 然 我 不 想 相 信 , 但 那 「 古 盜 鳥 」 像 是 不 同 化 石 組 合 的 , 一 部 份 是 恐 龍 尾 巴 , 另 一 部 份 是 鳥 的 身 體 , 由 兩 者 合 而 為 一 . . . 」 主 編 回 應 說 : 「 我 們 要 再 作 研 究 , 看 看 那 到 底 是 怎 麼 一 回 事 。 」

二 千 年 六 月 九 日 , 我 在 香 港 看 到 《 東 方 日 報 》 有 段 新 聞 說 : 「 農 民 造 假 化 石 幾 亂 真 , 美 科 學 家 出 醜 , 登 門 探 訪 無 獲 。 」 繼 續 說 : 「 走 私 到 美 國 後 , 再 被 追 回 的 遼 西 『 古 盜 鳥 』 假 化 石 , 繼 鬧 出 科 學 笑 話 令 美 國 科 學 家 出 醜 後 , 再 爆 出 新 聞 . . . 中 國 遼 西 依 靠 製 造 假 化 石 維 生 的 農 民 和 化 石 販 子 極 多 . . . 瞞 過 中 國 地 質 博 物 館 的 一 位 資 深 科 學 家 . . . 發 表 一 篇 頗 為 轟 動 的 論 文 , 聲 稱 找 到 從 爬 行 類 到 鳥 類 進 化 的 依 據 。 」

十 月 左 右 《 國 家 地 理 雜 誌 》 有 一 篇 長 約 五 頁 的 文 章 解 釋 說 : 「 這 次 我 們 為 甚 麼 被 人 欺 騙 呢 ? 是 因 為 我 們 的 研 究 員 爭 權 奪 利 , 未 研 究 清 楚 就 發 表 了 報 告 」 , 惟 恐 遲 別 人 一 步 。 如 果 本 身 相 信 恐 龍 變 鳥 的 話 , 看 見 那 化 石 , 就 有 偏 見 , 覺 得 很 像 , 研 究 時 就 不 會 太 仔 細 和 客 觀 了 。

由 以 上 可 見 人 們 並 沒 有 真 的 看 過 恐 龍 變 成 鳥 , 由 一 類 變 成 另 一 類 , 無 論 是 活 著 的 , 是 化 石 , 都 沒 有 人 見 過 。 然 而 聖 經 說 「 各 從 其 類 」 , 卻 是 人 人 可 見 的 , 是 真 確 的 。 那 麼 , 你 的 觀 察 是 支 持 進 化 論 ─ ─ 有 很 多 過 渡 時 期 生 物 的 化 石 呢 ? 還 是 支 持 聖 經 ─ ─ 沒 有 過 渡 時 期 生 物 的 化 石 , 只 有 「 各 從 其 類 」 ?

達 爾 文 曾 說 : 「 過 渡 時 期 的 生 物 化 石 , 地 質 學 確 實 沒 有 提 供 任 何 精 細 的 逐 漸 改 變 , 這 可 能 是 最 明 顯 和 最 嚴 厲 的 反 對 。 」 進 化 的 論 調 。 不 過 , 他 又 說 : 「 地 質 記 錄 不 完 備 。 」 他 不 夠 時 間 。 如 果 繼 續 去 找 , 一 百 年 後 應 該 找 到 「 無 數 」 的 過 渡 期 化 石 。

一 百 多 年 之 後 , 現 代 的 進 化 論 學 者 又 怎 樣 說 呢 ? 著 名 的 顧 特 ( Gould ) 和 艾 達 芝 ( Eldredge ) 說 : 「 從 來 沒 有 在 化 石 中 看 過 逐 漸 進 化 。 」

讓 我 們 以 這 些 例 子 再 做 一 次 「 事 實 與 意 見 」 的 實 驗 。 事 實 是 : 沒 有 任 何 過 渡 期 化 石 被 找 到 。 意 見 是 : 達 爾 文 ─ ─ 不 夠 時 間 ; 顧 特 ─ ─ 變 的 太 快 , 沒 有 留 下 化 石 。 ( 因 此 他 發 表 了 新 的 理 論 「 突 變 或 跳 躍 進 化 論 Punctuated Equilibrium 」 。 )

然 而 , 聖 經 的 預 測 是 「 各 從 其 類 」 , 過 去 也 是 「 各 從 其 類 」 , 因 此 化 石 記 錄 也 必 定 是 「 各 從 其 類 」 。 事 實 支 持 哪 一 說 ?

不 見 新 類 , 只 見 絕 種

再 者 , 如 果 進 化 論 所 說 是 真 的 , 我 們 應 該 常 看 到 一 些 新 的 類 出 現 。 因 為 若 是 由 單 細 胞 動 物 演 變 , 開 頭 只 有 單 細 胞 , 現 在 有 這 麼 多 類 , 一 定 是 從 一 類 演 變 成 多 類 。 那 麼 , 應 常 有 新 類 出 現 , 類 會 愈 來 愈 多 。 但 是 , 如 果 聖 經 所 言 屬 實 , 則 創 世 紀 二 章 一 節 說 「 天 地 萬 物 都 造 齊 了 」 , 而 第 一 章 強 調 是 「 各 從 其 類 」 , 就 不 會 再 有 新 的 類 出 現 了 ; 不 單 如 此 , 我 們 更 會 看 見 有 絕 種 的 情 形 。 理 由 是 創 世 記 第 三 章 告 訴 我 們 , 因 為 治 理 全 地 的 總 經 理 ─ ─ 亞 當 夏 娃 ─ ─ 不 聽 設 計 者 的 話 , 自 作 主 張 , 因 此 死 亡 就 開 始 了 。 在 動 物 園 裡 , 我 們 從 來 沒 看 見 有 一 類 動 物 註 明 是 新 的 類 , 只 會 看 到 一 些 註 明 是 「 瀕 臨 絕 種 」 的 , 要 我 們 好 好 保 護 ; 由 此 清 楚 知 道 聖 經 所 言 真 確 , 進 化 論 令 人 懷 疑 。

適 者 生 存 , 如 何 解 釋 ? 
一 些 同 胞 對 我 說 : 「 進 化 是 因 為 多 用 某 些 器 官 。 就 如 : 長 頸 鹿 之 所 以 頸 子 長 , 是 因 為 伸 長 頸 子 吃 高 處 的 樹 葉 。 這 樣 做 了 多 代 之 後 , 頸 子 就 愈 來 愈 長 了 。 」 其 實 , 現 在 再 沒 有 進 化 論 學 者 還 相 信 這 說 法 。 課 本 如 此 講 , 是 因 為 課 本 過 時 了 半 世 紀 。 現 在 相 信 的 是 遺 傳 基 因 的 突 變 帶 來 進 化 的 「 新 達 爾 文 論 」 。 因 為 我 們 現 在 都 知 道 伸 長 頸 子 不 會 叫 下 一 代 頸 子 長 一 點 。 要 下 一 代 有 變 化 , 必 須 是 在 遺 傳 基 因 上 發 生 一 些 變 化 。   

現 代 進 化 論 說 , 生 物 之 所 以 進 化 , 是 由 於 遺 傳 基 因 改 變 , 而 遺 傳 基 因 的 突 變 是 沒 有 計 劃 、 突 然 撞 出 來 的 變 化 。 進 化 論 說 這 種 突 變 有 些 對 生 物 的 生 存 有 好 處 , 使 他 更 適 合 生 存 , 故 有 道 「 適 者 生 存 」 。 變 得 好 些 的 就 適 合 生 存 , 將 以 前 的 祖 宗 淘 汰 了 。 但 聖 經 說 , 創 造 者 造 萬 物 時 是 好 的 , 且 是 最 好 的 ; 聖 經 又 告 訴 我 們 , 神 造 天 地 萬 物 之 後 , 就 交 給 我 們 的 始 祖 去 管 理 ; 但 人 , 我 們 這 個 總 經 理 , 不 聽 創 造 者 的 話 管 理 和 使 用 ; 好 像 買 了 一 部 汽 車 , 不 聽 製 造 商 說 明 書 的 指 示 去 使 用 , 不 加 入 汽 油 , 而 加 入 汽 水 。 試 想 , 這 部 汽 車 會 怎 樣 ? 所 以 人 活 在 世 上 不 聽 創 造 者 的 話 , 萬 物 都 會 活 得 不 理 想 ; 既 然 一 切 不 理 想 , 自 然 會 帶 來 疾 病 、 死 亡 , 就 像 機 器 壞 掉 一 樣 。 由 於 人 管 理 時 不 聽 指 示 , 則 變 化 的 結 果 只 會 愈 來 愈 差 。 那 麼 , 所 謂 「 適 者 生 存 」 應 該 是 那 些 變 得 愈 少 的 , 即 愈 接 近 原 來 設 計 的 , 愈 易 生 存 , 變 多 了 的 就 會 被 淘 汰 。 

有 一 次 , 我 在 飛 機 上 , 旁 邊 的 乘 客 在 看 一 本 厚 厚 的 顧 特 博 士 的 書 , 我 和 他 講 起 進 化 論 無 事 實 支 持 , 他 說 : 「 你 不 相 信 適 者 生 存 嗎 ? 」 我 當 然 相 信 適 者 生 存 。 但 是 , 相 信 「 適 者 生 存 」 是 否 等 於 相 信 進 化 論 呢 ? 仔 細 思 想 「 適 者 生 存 」 是 甚 麼 意 思 。 例 如 這 裡 有 一 隻 動 物 , 我 問 進 化 論 學 者 : 「 為 甚 麼 這 動 物 生 存 ? 」 他 回 答 說 : 「 因 牠 適 合 生 存 。 」 再 問 他 : 「 為 甚 麼 牠 適 合 生 存 ? 」 他 不 能 說 是 基 於 牠 高 或 矮 , 因 為 我 會 看 看 是 否 所 有 高 的 都 可 以 生 存 , 或 所 有 矮 的 都 可 以 生 存 。 他 只 能 說 : 「 因 牠 生 存 , 所 以 當 然 適 合 生 存 。 」 現 在 了 解 了 吧 ? 「 適 者 生 存 」 , 就 是 說 牠 生 存 , 因 為 牠 適 合 生 存 ; 而 適 合 生 存 乃 因 為 牠 生 存 。 請 想 一 想 , 進 化 論 說 這 話 有 意 思 嗎 ? 

根 據 進 化 論 , 「 適 者 生 存 」 這 句 話 沒 有 科 學 上 的 意 義 , 不 能 作 實 驗 ; 然 而 , 若 根 據 聖 經 的 說 法 , 這 話 就 很 有 意 思 了 。 聖 經 告 訴 我 們 , 起 初 神 創 造 時 , 萬 物 都 是 好 的 , 如 果 變 , 就 沒 有 那 麼 好 了 。 這 樣 看 來 , 甚 麼 生 物 最 適 合 生 存 呢 ? 當 然 是 變 得 最 少 的 。 我 們 可 以 做 實 驗 証 明 , 例 如 蒼 蠅 , 用 光 、 紫 外 線 照 牠 , 看 看 牠 是 否 愈 多 變 愈 不 能 夠 生 存 。 在 實 驗 室 , 我 們 發 現 , 果 真 變 得 愈 多 就 愈 不 能 夠 生 存 , 正 如 聖 經 所 預 測 的 。 因 此 , 聖 經 預 測 「 適 者 生 存 ( 天 擇 ) 」 有 維 持 作 用 , 維 持 原 來 「 好 」 的 設 計 , ( 或 是 維 持 最 少 變 的 ) , 淘 汰 變 了 的 。 

愈 變 愈 差 , 少 變 為 妙 
孕 婦 為 何 不 應 常 照 光 ? 因 為 照 多 了 會 影 響 胎 兒 , 變 畸 形 ; 如 果 一 定 要 照 的 話 , 就 盡 量 做 好 保 護 工 作 。 事 實 上 , 在 生 育 年 齡 的 男 女 都 應 避 免 照 光 , 因 為 光 可 能 引 起 突 變 , 發 生 突 變 的 生 殖 細 胞 只 有 帶 來 生 存 力 減 少 的 個 體 ; 從 來 沒 有 見 過 突 變 帶 來 生 存 力 增 加 的 個 體 。 

此 外 , 比 如 太 陽 照 射 , 紫 外 線 亦 會 對 人 有 影 響 ; 我 們 都 知 道 現 在 臭 氧 層 穿 了 洞 , 如 果 晒 太 陽 太 多 , 會 生 皮 膚 癌 。 皮 膚 愈 白 的 人 , 其 保 護 性 愈 少 , 愈 易 生 皮 膚 癌 。 有 皮 膚 癌 的 人 是 否 更 適 合 生 存 ? 當 然 不 是 。 但 是 , 有 皮 膚 癌 的 人 是 否 仍 然 是 人 ? 當 然 是 。 我 們 可 以 用 人 為 的 方 法 加 速 改 變 , 例 如 在 實 驗 室 常 做 一 些 實 驗 故 意 叫 蒼 蠅 改 變 , 照 光 、 紫 外 線 , 或 給 牠 們 一 些 導 致 遺 傳 基 因 改 變 的 藥 ; 但 結 果 變 來 變 去 仍 是 蒼 蠅 , 可 不 會 變 成 另 一 類 生 物 , 只 會 愈 變 愈 差 。

又 如 我 們 用 細 菌 做 實 驗 , 牠 們 繁 殖 快 速 , 二 十 分 鐘 一 代 , 可 以 親 眼 看 見 牠 們 的 變 化 ; 可 是 千 千 萬 萬 代 之 後 仍 然 是 細 菌 , 大 腸 桿 菌 仍 然 是 大 腸 桿 菌 , 而 且 愈 變 愈 差 , 不 容 易 生 存 , 要 在 某 種 溫 度 下 牠 們 才 可 以 生 存 , 或 要 加 些 特 別 食 物 才 可 以 生 存 。 若 放 牠 們 在 外 面 , 就 無 法 與 那 些 沒 變 過 的 菌 競 爭 , 很 快 會 死 去 。 

依 你 的 觀 察 , 根 據 進 化 論 , 不 用 頭 腦 、 自 己 撞 出 來 的 有 沒 有 一 樣 是 愈 撞 愈 適 合 生 存 的 ? 或 是 你 觀 察 的 事 實 支 持 聖 經 所 說 : 原 來 的 設 計 最 好 , 離 開 原 來 的 設 計 愈 遠 , 情 況 就 愈 差 ? 事 實 告 訴 我 們 , 基 因 的 突 變 並 沒 有 好 東 西 出 現 , 遺 傳 基 因 突 變 引 致 癌 症 。 上 帝 造 我 們 的 身 體 是 自 然 懂 得 控 制 調 節 的 , 「 開 關 」 失 靈 , 就 會 出 現 所 謂 腫 瘤 。 由 於 人 的 身 體 不 斷 被 破 壞 , 所 以 人 身 體 的 腫 瘤 就 愈 來 愈 多 。 今 天 癌 症 如 此 猖 獗 , 其 中 一 個 原 因 也 是 由 於 人 沒 有 聽 上 帝 的 話 好 好 治 理 這 地 , 以 致 將 空 氣 、 水 、 環 境 污 染 ; 所 以 我 們 應 該 提 倡 環 保 。 如 果 進 化 是 事 實 , 我 們 就 不 需 要 環 保 , 人 若 不 適 合 生 存 , 最 應 被 淘 汰 ; 反 之 , 蟑 螂 若 適 合 在 污 穢 的 環 境 生 存 , 就 應 讓 牠 生 存 下 去 ! 今 天 , 如 果 人 們 一 方 面 相 信 進 化 論 , 另 方 面 又 設 法 保 護 環 境 , 豈 不 等 於 不 自 覺 的 阻 礙 進 化 ? 因 為 若 相 信 進 化 論 , 則 環 境 污 穢 就 任 由 它 污 穢 下 去 好 了 , 讓 一 些 適 合 在 這 環 境 下 生 存 的 生 存 吧 。 若 相 信 聖 經 , 則 我 們 應 該 提 倡 環 保 , 讓 這 地 球 盡 量 接 近 原 來 的 設 計 。

當 我 們 把 科 學 家 的 意 見 ( 見 解 ) 和 科 學 的 事 實 分 開 之 後 , 到 底 科 學 的 事 實 支 持 進 化 抑 或 聖 經 的 創 造 ? 進 化 , 創 造 , 孰 是 孰 非 ? 你 的 結 論 為 何 ? 前 面 所 提 , 眾 所 公 認 的 科 學 方 法 的 描 述 者 ─ ─ 貝 康 先 生 ( Francis Bacon ) , 可 稱 為 現 代 實 驗 科 學 的 發 起 人 , 說 : 「 我 們 面 前 有 兩 本 書 讓 我 們 學 習 , 避 免 我 們 走 錯 路 ; 第 一 本 , 聖 經 , 顯 示 上 帝 的 旨 意 ; 另 一 本 , 被 造 的 一 切 , 顯 明 祂 的 能 力 。 」 在 某 城 市 , 當 我 用 一 整 天 講 了 幾 堂 「 科 學 與 聖 經 」 , 包 括 「 創 造 或 進 化 」 、 「 恐 龍 之 謎 」 、 「 化 石 幾 歲 」 、 「 猿 人 真 面 目 」 之 後 , 聽 眾 中 有 位 未 信 主 的 博 物 館 館 長 說 : 「 若 是 你 來 我 的 博 物 館 , 我 可 以 告 訴 你 更 多 證 據 , 是 反 對 進 化 論 的 。 」 我 果 真 去 了 , 館 長 親 自 盛 情 招 待 。 展 示 牌 雖 然 寫 著 「 百 萬 年 」 , 但 「 這 化 石 只 是 所 謂 的 百 萬 年 , 」 館 長 介 紹 說 , 「 這 展 覽 只 有 幾 塊 化 石 , 其 他 全 是 石 膏 。 」 在 所 謂 「 馬 的 進 化 」 過 程 展 覽 前 , 我 說 : 「 這 些 生 物 都 是 同 時 期 的 。 」 館 長 在 一 邊 笑 笑 。 最 後 , 我 說 : 「 你 既 然 知 道 進 化 論 沒 根 據 , 你 可 以 接 受 耶 穌 為 救 主 啊 ! 」 回 答 說 : 「 但 我 會 失 去 我 的 工 作 ! 」 

事 實 上 , 如 果 老 闆 客 觀 求 真 的 話 , 他 不 會 失 去 他 的 工 作 。 就 像 有 一 位 教 授 , 聽 了 講 座 後 , 接 受 耶 穌 為 救 主 , 但 她 有 一 個 問 題 : 「 我 是 教 進 化 論 的 , 下 週 就 得 回 去 , 那 我 怎 麼 辦 呢 ? 」 「 你 可 以 照 樣 教 , 不 過 , 把 今 天 所 聽 到 的 也 加 進 去 。 學 生 知 道 這 些 假 設 之 後 , 自 己 可 以 做 決 定 。 」 我 回 答 。 那 位 館 長 也 可 以 一 樣 做 , 把 事 實 講 出 來 , 例 如 : 「 所 謂 多 少 年 」 ; 「 這 些 是 石 膏 」 ; 「 這 些 生 物 都 是 同 時 期 的 」 ; 「 我 們 的 展 覽 是 根 據 進 化 的 假 設 」 . . . 等 。 可 惜 的 是 , 老 闆 是 否 客 觀 求 真 ! 英 國 自 然 歷 史 博 物 館 資 深 古 生 物 學 家 彼 得 生 ( Patterson ) 博 士 說 : 「 我 問 博 物 館 的 地 質 學 家 們 : 你 能 否 告 訴 我 一 件 關 於 進 化 論 的 事 是 事 實 。 我 得 到 的 唯 一 回 答 是 : 沉 默 。 」 「 我 醒 過 來 , 發 現 我 一 生 都 被 欺 騙 , 以 為 進 化 是 事 實 。 」 他 於 是 改 變 博 物 館 的 展 覽 , 只 照 事 實 , 沒 有 以 進 化 論 為 架 構 ; 但 是 , 老 闆 不 悅 , 只 好 再 回 去 照 進 化 論 排 列 。 聽 說 這 位 生 物 學 家 年 前 從 自 行 車 摔 下 而 離 世 , 他 要 去 面 對 他 的 創 造 者 , 多 希 望 他 生 前 有 機 會 回 應 主 耶 穌 的 愛 ! 

進 化 , 創 造 , 孰 是 孰 非 ? 你 可 以 從 科 學 的 事 實 得 到 結 論 嗎 ? 證 據 支 持 哪 一 說 ? 你 必 須 作 你 自 己 的 決 定 。 至 於 我 , 在 研 究 院 的 時 候 , 我 有 了 足 夠 的 證 據 , 帶 著 清 醒 的 頭 腦 , 跪 在 床 前 , 謙 卑 的 將 我 一 生 交 在 這 位 最 有 智 慧 、 最 愛 我 的 創 造 者 手 中 。 你 也 可 以 用 以 下 的 禱 告 , 邀 請 耶 穌 基 督 成 為 你 的 救 主 和 人 生 的 主 宰 , 開 始 活 個 充 滿 喜 樂 、 平 安 、 盼 望 與 愛 的 永 恆 生 命 : 「 親 愛 的 天 父 , 我 讚 美 您 ; 耶 穌 基 督 , 我 感 謝 您 。 您 是 創 造 宇 宙 的 真 神 , 降 世 為 人 , 因 為 您 愛 我 , 為 我 的 罪 死 在 十 字 架 上 , 流 寶 血 洗 淨 我 一 切 的 不 義 , 從 死 裡 復 活 , 叫 我 得 新 生 命 。 我 誠 懇 的 請 求 您 , 請 主 耶 穌 基 督 住 在 我 心 中 , 做 我 的 救 主 , 管 理 我 的 一 生 , 請 您 赦 免 我 的 罪 ; 就 是 我 自 作 主 張 , 沒 有 遵 從 您 的 話 。 從 今 以 後 , 我 要 遵 從 您 的 話 。 求 您 賜 我 永 生 , 就 是 您 的 生 命 。 賜 我 聖 靈 , 引 導 我 進 入 真 理 。 賜 我 有 您 的 平 安 和 喜 樂 , 讓 您 的 愛 充 滿 我 的 心 , 求 您 看 顧 我 的 家 , 叫 我 們 全 家 歸 您 , 享 受 您 的 愛 , 帶 領 我 的 前 途 。 我 這 樣 禱 告 , 是 奉 主 耶 穌 基 督 的 名 求 , 阿 們 ! 」 ( 作 者 蘇 緋 雲 是 生 化 博 士 , 中信 2002年4,5月號)

Thursday 30th October 2008 09:23:32 AM
錢是慢慢流向那些願意儲蓄的人[ 0 messages] 
General

來源:網路流傳

朋友,與你分享一個古老的致富秘笈。

這則巴比倫最有錢人的故事,看似簡單平常,但在八千年前巴比倫人已經懂得理財致富之道,這些原則到現在還是一樣可以適用。

這篇故事讀起來有點長,泡一杯茶,換個舒服的姿勢慢慢品嚐。

根據巴比倫出土的陶磚土記載,巴比倫最有錢的人叫做阿卡德,很多人羨慕他的富有,因此向他請教致富之道。

阿卡德原來是在擔任雕刻陶磚的工作,有一天,有一位有錢人歐格尼斯來向他訂購一塊刻有法律條文的陶磚,阿卡德說,他願意漏夜雕刻,到天亮時就可以完成,但是唯一的條件是歐格尼斯要告訴他致富的秘訣。

歐格尼斯同意這個條件,因此到天亮時,阿卡德完成了陶磚的雕刻工作,歐格尼斯實踐了他的諾言,他告訴阿卡德:「致富的秘訣是:你賺的錢中有一部份要存下來。」

「財富就像樹一樣,從一粒微小的種耔開始成長,第一筆你存下來的錢就是你財富成長的種籽,不管你賺的多麼少,你一定要存下十分之一。」

一年後,當歐格尼斯再來的時候,他問阿卡德是否有照他的話去做,把賺來的錢省下十分之一。

阿卡德很驕傲的回答,他確實照他的方法作了,歐格尼斯就問:「那存下來的錢,你如何使用呢?」

阿卡德說:「我把它給了磚匠阿盧瑪,因為他要旅行到遠地買回菲利人稀有的珠寶,當他回來的時候,我們將把這些珠寶賣很高的價格,然後平分這些錢。」

歐格尼斯責罵說:「只有傻子才會這麼做,為什麼買珠寶要信任磚匠的話呢?你的存款已經泡湯了!年輕人,你把財富的樹連根都拔掉了,下次你買珠寶應該去請教珠寶商,買羊毛去請教羊毛商,別和外行人做生意!」

就如同歐格尼斯所說,磚匠阿魯瑪被菲利人騙了,買回來的是不值錢的玻璃,看起來像珠寶。

阿卡德再次下定決心存下所賺的錢的十分之一,當第二年,歐格尼斯再來的時候,他又詢問阿卡德錢存的如何?

阿卡德回答:「我把存下來的錢借給了鐵匠去買青銅原料,然後他每四個月付我一次租金。」

歐格尼斯說:「很好,那麼你如何使用賺來的租金呢?」

阿卡德說:「我把賺來的租金拿來吃一頓豐富大餐,並買一件漂亮的衣服,我還計劃買一頭驢子來騎。」

歐格尼斯笑了,他說:「你把存下的錢所衍生的子息吃掉了,你如何期望他們以及他們的子孫能再為你工作,賺更多的錢?當你賺到足夠的財富時,你才能盡情享用而無後顧之憂。」

又過了二年,歐格尼斯問阿卡德:「你是否達到夢想中的財富?」

阿卡德說:「還沒有,但是我已存下了一些錢,然後錢滾錢,錢又滾錢。」

阿格尼斯又問:「那你是否還向磚匠請教事情?」

阿卡德說:「有關造磚的工作請教他們能得到很好的建議。」

歐格尼斯說:「你已學會了致富的秘訣。首先你學會了從賺來的錢省下錢,其次你學會了向內行的人請教意見,最後你學會了如何讓錢為你工作,使錢賺錢。你已學會如何獲得財富,保持財富,運用財富。」

早在八千年前的巴比倫人就指出:成功的人都是善於管理、維護、運用創造財富。致富之道在於聽取專業的意見,並且終生奉行不渝。這則古老的智慧當中,蘊含著金錢的五大金科定律。

金錢的第一定律:金錢是慢慢流向那些願意儲蓄的人。每月至少存入十分之一的錢,久而久之可以累積成一筆可觀的資產。

金錢的第二定律:金錢願意為懂得運用它的人工作。那些願意打開心胸,聽取專業的意見,將金錢放在穩當的生利投資上,讓錢滾錢,利滾利,將會源源不斷創造財富。

金錢的第三定律:金錢會留在懂得保護它的的人身邊。重視時間報酬的意義,耐心謹慎的維護它的財富,讓它持續增值,而不貪圖暴利。

金錢的第四定律:金錢會從那些不懂得管理的人身邊溜走。對於擁有金錢而不善經營的人,一眼望去,四處都有投資獲利的機會,事實上卻處處隱藏陷阱,由於錯誤的判斷,它們常會損失金錢。

金錢的第五定律:金錢會從那些渴望獲得暴利的人身邊溜走。金錢的投資報酬有一定的回收,渴望投資獲得暴利的人常被愚弄,因而失去金錢。缺乏經驗或外行,是造成投資損失的最主要原因。

Tuesday 24th June 2008 11:22:20 PM
冷靜才能做大事[ 0 messages] 
General

美國洛杉磯上下班塞車十分嚴重,因此會發生有人因為塞車抓狂,為了細故便與人打架或竟拿槍殺人,這應該是我們現代人希望享受高效率生活的代價吧!美國人面對難題時常會聳聳肩說:「It comes in a package.」(好壞會一起而來)。天下既然沒有白吃的午餐,好壞半參,那我們面對許多難題時,便可以更從容以對,而不會抓狂。例如,名模需要保持身材,所以總要處在半飢餓狀態;顧客付高價錢便會要求更高的服務,所以容易抱怨;你想領更多的錢,便需要承擔更多的責任,壓力自然會更多;你想兼顧家庭與事業,蠟燭兩頭燒,當然會比較辛苦。將事情想通後就不會自怨自艾,情緒不好。

我在許多媒體訪問或演講中常會被問到:「成功人的特質是什麼?」除了專業、努力、服務,我常說的是「冷靜」。許多成功企業家或許沉默寡言、或許溫良恭儉、或許脾氣火爆,但他們都有一個共通點便是「冷靜」。以我做顧問多年的觀察,情緒管理中的「脾氣好、微笑多」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判斷事物不被情緒左右,而能冷靜處理」,這是EQ的最高境界。

我年少便在世界壓力最大的都市紐約讀書、工作,又在「澳客」最多的頂級飯店工作。在紐約能熬過二十年而小有成績的原因之一,便是「冷靜」、「理性」。

在紐約,我有許多在華爾街工作的朋友,他們的工作壓力極大,所以常常酗酒或抽大麻,他們見我既不喝酒,又不抽菸,更不用大麻,常來請教我的「冷靜之道」,我故做驕傲地說:「因為我有五千年文化呀!」其實以下是我老人家請教眾家弟兄,並融合自己的EQ祕招,所整理出來的「情緒管理的三大步驟:放鬆→解壓→排氣」。

學習放鬆技巧

● 借用視覺技巧—常看你喜歡的影片或圖片,如海景、五星級渡假飯店。常看你自然會將它們牢記在腦海中,不愉快時便想像你是身處其中,來讓自己身心的放鬆,當然如果點上精油或一面泡熱水澡也很棒。

● 以外力解放自己—聽音樂,特別是古典小品或是有海浪、蟲鳴的音樂會使人沉靜;或者你也可以看看笑話或無厘頭式的電視節目讓自己大笑一下;或上MSN與陌生人亂ㄅㄞ一通也很好。

● 移轉注意力—我在紐約證券公司工作的朋友特別喜歡看懸疑片或警匪槍戰片,他說可以想像自己是警察、澳客是匪徒,能用亂槍打死澳客也很有快感。我到覺得女生們可看愛情淒美戲,如連續劇「冬季戀歌」、「大長今」讓自己大哭一場,也是不錯的解壓良方。

● 白日夢的運用—讓自己休息片刻,閉眼冥想,去夢想一些自己喜愛的事物,例如幻想妳與裴勇俊共遊花園,與林志玲共進燭光晚餐。幻想時,配上衣、物、情景會更好。例如你幻想與某位大明星在約會時,男生便可以穿上超人服裝,女生可以穿上性感睡衣,效果更好。

解壓放毒

假如你今天真的帶了一肚子氣回來,千萬要將壓力或怒氣像排毒一般排出去,今日毒、今日排,別讓他過夜,有幾個好方法:

● 如果你真的忍不住還要再想今天發生的事,那麼便只專注於問題本身就好,拜託不要東想西想,又將幾千年以前的事也想進來,結果是剪不斷理還亂,中毒愈來愈深。再者,嘗試將自己抽離,然後去分析事情的始末與解決之道。想想:事情真的有這麼嚴重嗎?

● 要不,你也可以寫下自己的感受,或者當成日記,或者想像你要寫一封信給令你生氣的對方,把你所有的恩怨情仇都寫下來,大剌剌地寫出你的忿恨,不需修飾,口氣愈毒愈好,當你寫完後,大部分的毒也排光了。不過請記得,寫完之後要將那封信殺掉,千萬別留在你的mail信箱裡,免得一不小心寄出去了,那事情就很大條了。

● 做些自己愛做的事—聽音樂、散步、shopping、大吃一頓、或做愛做的事(第三與第四件事都不很健康,不過還可以自己掌握,第五件便要看你的福分如何了)。

● 找個人傾訴是最好的方法,如果你有個強壯的肩膀可以哭泣當然很美滿。要不,如果你沒此福分,跟朋友說又怕他會說給別人聽,那可以試著每天去蹓狗時說給狗聽,效果一樣好。

● 放個心愛物在桌邊陪自己:如親密愛人的照片、小擺飾。

● 如果以上都不行,到自己的「解壓室」去放壓,將你想放毒的對象名字寫下,射飛鏢,練打拳皆可!

建立自己瞬間解壓法

如果你現在就得面對顧客而來不及做以上的事,那我的最後一招是:讓自己瞬間解壓。如果你面對顧客時怒火已經忍無可忍了,告訴對方你想上個洗手間,然後去廁所將你會講的「F語言」全部說一次,然後再從容出來與對方周旋。

我有個EQ超好的朋友「朱媽」,據說她的獨門妙方超有效:每次想罵人時,先喝一口水在口中含三秒以上,調整情緒,三秒過後常常就會冷靜下來;如果還是想罵人,至少言語便不會那麼毒惡了。

你若有任何其他的方法能讓你在極短的時間可以將情緒調整過來就好。但如果沒有練成這個功夫,那你在面對壓力或怒火時會有失控的風險。「情緒失控」將會付出極慘重的代價,對自己的品牌更是大大不利呢!

練好這三步驟,你的EQ指數大約就有80分了,別忘了,想要做高階主管,想要外部創業,想要有愉悅的生活,EQ都不可少,因為要先能冷靜才能做大事。

Wednesday 21st May 2008 09:53:59 PM
要飛得高,就該把地平線忘掉[ 0 messages] 
General

小鷹問老鷹:“怎麼才能飛得高呢?



”老鷹望了望天空回答道:“孩子,你只管往高處飛,別去看地平線在哪裡。”



對於職場上的我們來說,過去所達到的工作能力和職位水平,就如同我們的“地平線”,想要有更大的發展,想要真正達到成功,就不能把眼光和目標放在自己現有的水平上,那樣只會牽絆住你往更高的境界邁進的雙腳。



只有目光遠大,不滿足於過去的水平,積極面對更大挑戰的人才能在職場上平步青雲。



升職或者往更好的方向發展,其實並不難。



人們覺得困難,往往不是因為自己不具備這樣的實力,而是在心理上默認了一個“不可跨越”的高度限制,認為以自己的經驗來看,沒有這麼大的能力,結果,就導致職業生涯停滯不前。



看到了吧,如果你都不去想你自己會達到這個高度,你將永遠也做不到那個高度。



你的目標越高,你的眼界就越寬闊,你的世界就越大,你的思想也就越積極。



更高的目標,才能催人奮進。不管過去如何,把眼光放高一點,膽子放大一點,未來的高度不可限量。



林肯有句名言:“噴泉的高度不會超過它的源頭,一個人的事業也是這樣,他的成就絕不會超過自己的信念。”



登山家巴拉德總是對他的孩子們說:“假如你攀登一個300米高的山峰,你掉下來了,你很可能會摔斷自己的脖子。



因此你可能會選擇攀登矮一點的山峰,但是如果你摔下來,一樣也會摔斷脖子。



因此把目標定得高一些也沒什麼不好,攀登一座更高的山峰並不會增加更多的危險。



但是攀登高峰的好處是,當你到達山頂,那些小的山峰就可以一覽無遺,你也可以眺望其他的山峰。



”人生的目標不妨定得高遠些,如果經過全力打拼,沒有實現,那麼至少也要比目標定得太低的人實現得多。



沒有遠大的目標,沒有一定要做到的決心,最終達到目標的可能性注定是微乎其微的。



幾年前,一支國際性的探險隊要攀登梅特隆山的北麓,這是前所未有的壯舉。



記者們前去采訪這些來自世界各地的探險隊隊員。



一位記者問這群隊員中的一個:“你是不是要攀登梅特隆山的北麓呢?”



那人回答說:“我會為它付出一切。”



另一位記者也以同樣的問題問第二位隊員,這位隊員說:“我會盡最大的努力。”



第三位隊員也被這樣問了,他回答說:“我很高興,而且會好好努力。”



最後,記者問一位年輕的美國人:“你是不是要攀登梅特隆山的北麓呢?”



這位美國人朝他看了一下,然後說:“我要攀登梅特隆山的北麓。”



最後只有一個人登上了北麓。他就是那位說出“我要”的人。



因為只有他為自己設定的目標是“我要登上梅特隆山”。



這也就是我們所指的遠大目標的力量。



沒有人能阻止你實現更高的人生理想,不管你的目標有多大,不管未來有多遠,不要顧慮自己的過去,不要懷疑自己的能力,



jus t do it!(去做吧!)。要想飛得高,就得把地平線忘掉!

Wednesday 23rd May 2007 06:02:18 PM
感覺! (岑建勳和謝寧離婚的啟示 -- 陳秀芬)[ 0 messages] 
General

I Love You But I Am Not In Love With You Syndrome

岑建勳和謝寧離婚的啟示 -- 陳秀芬

岑建勳和謝寧正式宣佈離婚了!我讀罷他們在《明報周刊》的專訪,感觸良多。既可惜,又覺不值。

男的在女的心目中「作為一個老公,他是很高分的」﹔ 女的更被稱讚為「perfect wife」。他們有共同的信仰,是認真的基督徒。在關係上,他們互愛互諒,從不吵架,將家庭放在首位,各自在崗位上盡心盡力,成為別人眼中的模範夫妻。○三年他們更接受訪問,見證愛的力量,將兩個南轅北轍的人連繫在一起。

到底他們之間欠缺了甚麼,令這幅美麗的圖畫不能再延續下去呢?

原來「謝寧對夫妻的要求是要兼備情人的感覺」,沒有這種感覺,她抗拒背負著夫妻的名份。雖然愛惜對方,可是謝寧覺得他們夫妻間連一點小情趣也沒有。 這點我們可不要小看!根據早陣子來港主領研討會的美國愛情專家 Dr. Patricia Love 的經驗,這就是所謂的「I love you but I am not in love with you syndrome」了。

這是一個很常見的婚姻關係失調的症候群,是很多現實生活中夫婦的寫照。

筆者本身是一位精神科醫生,接觸過很多有問題的夫婦,眼見他們大多都不重視自己是對方情人的角色,看不到夫妻間仍要「談戀愛」的重要性,更忽略了其實彼此都需要有「被愛」的感覺。漸漸地他們失去了「愛侶」的親密感覺,有的只是「伙伴」的關係,就是努力賺錢養家,管教好兒女,各自盡上自己的本分。到頭來他們好像只活在同一屋簷下,同床異夢,感覺疏離,很不好受。沒有「情」,只靠「義」支撐下去;那「義」就是婚姻的承諾,使人有被困的感覺。這就是為甚麼離婚令謝寧感到莫大的釋放。

根據 Dr. Love的理論,愛情的第一個階段是迷戀期。當迷戀期的化學作用慢慢消失後(大多不超過一至兩年),要保持情侶的感覺,就得刻意經營,小心栽種,令對方感到「被愛」。

這包括培養夫妻間 的情趣,那就是表達「我愛你」的行為。甜言蜜詞、結伴郊遊,甚或是一個擁抱、一點點的驚喜,只要能適切對方的需要(絕對不能只是一廂情願),就能栽培出「情意濃濃」的愛情。

Thursday 24th August 2006 09:44:20 AM
準時下班[ 0 messages] 
General

準時下班本來就是應該的 - 摘自天下雜誌 

企管專家認為,不管辦公室有多少工作,時間到了最好就離開,不僅如此,最好下班時間一到就立即下班。

「怎麼可能?那麼事情更做不完」你心裡不以為然的想。

先別急,聽聽專家的理由是什麼。    

1. 讓你更有效率:

多數的辦公室工作十分繁瑣,沒有明確的開始與結束。
正由於事情千頭萬緒,你很容易這個做一點、那個進行一半,結果沒有一件有結果,迫使你以加班來趕工,一方面也安慰自己的心理。但是,如果你的下班時間是五點,那麼你就得盤算一下,在一天有限的時數內,該先做那些事?

少和同事聊天,多用點時間思考都好!

一昧埋頭長時間工作而不思考,容易做虛工,而且會失去看事情的整體觀。
 

2. 對你的上司有教育作用:

不要過度擴大上司對你的期望;如果你常常讓上司看到你留下來加班,他會開始認為你很願意加班,久了就變成你應該加班。不要讓上司以工作時間的長短來評估你的表現。  
       

3. 對你的屬下有教育作用:

讓你的屬下學著在有限的時間內,分配工作的優先次序。
明確的表示你下班就會離開,到時候他們應該完成的工作或報告,就應該交到你桌上。
       

4. 迫使你釐清價值觀:

想清楚你生命中最重要的是家庭或是工作?
當然不加班、不拼命工作,可能讓你失去許多表現機會,錯過加薪與升遷。
但是你不會辛苦工作像條狗似的,到了四、五十歲,突然覺得愧對家人、愧對自己的生命。
 

5.讓你走在時代尖端:

企管顧問觀察到一個趨勢,這兩年愈來愈多的人認為,生命中比工作重要的東西還有許多;工作時間長的人不再被視為英雄,反而被看成不懂生命的人。現在懂得拒絕長時間工作的人,將是未來的領導人物。
       

6. 讓偶一為之的加班變得有趣:

常常加班,同事之間會生膩,合作的興奮感也全無。
如果大家平常準時下班,碰到緊急狀況或工作時,大夥晚上一起留在辦公室;有人從外面提了便當走進來,一邊吃飯、一邊討論,這時候很容易顯出團隊合作的革命情感。
       

7. 讓你免於枯竭的惡性循環:

你愈加班,愈覺得事情做不完;愈覺得事情做不完,工作就拖的愈長。這樣的惡性循環遲早會讓你崩潰。  
       

8. 讓你善用休閒時間:

工作之餘的時間不應只是休息、睡覺,以便讓你第二天有精力繼續工作。何不培養些興趣?
如果你準時下班,你可以有時間去學外語、去彈吉他、參加才藝活動,這會讓你成為一個更活潑、更有能力、更有趣的人。
       

9. 會讓你更健康:

並不是抽空去打球、上健身房、跳韻律操才叫使身體健康,人的身體也需要其他的方式來維持活力。比方說,好整以暇的喝杯茶、慢慢的品味一個甜美多汁的水蜜桃、靜靜擁抱你喜愛的人等等。而這些都不是每週工作五、六十個小時的人所能做的。
       

10.讓你更懂得去愛:

你是不是很久沒有和三、五好友一起說笑狂歡了?
你是不是每天都和另一半、和孩子或父母匆匆打個照面?
你是不是難得和所愛的人交換生活的心情?

下班時間一到,放下你的工作,多接近那些對你很重要的人。
以後他們記得的不是你的升遷、你的成就,而是和他們共處的時光。

Friday 14th April 2006 01:41:50 AM
九型性格學[ 0 messages] 
General

九型人格,是去了解自己,改善自己的缺點,了解他人性格.  (當然,要考證一個人真正的性格,有很多的因素是要考慮的,比如是:一個人的出身背景、所身處的文化、位置於的人生階級、所擔任的社會角色、別人的期望、個人的意志及所具備的能力、身體與心智的健康等)

九型性格學概括

1.跟從原則者(Regulator)

人生使命:事事要正確,不容犯錯

(註)說話方式:應該,唔應該

對錯實話實說

性格特質::自我要求高,喜歡批評自己與別人,細心,勤奮,刻苦耐勞,有毅力,講求公平,公正,有抱負,有原則,盡忠職守

 

2.成就他人者(Supporter)

人生使命:令人喜歡自己,倚懶自己

性格特質:愛成就他人,忘我,盡責,善解人意,有強烈直覺,喜歡受人重視,自負

說話方式:討好之言 

 3.成就者(Achiever)

人生使命:目標為本

性格特質:擅於計算,講求效率,辦事能力強,自信,喜歡別人奉承,注重形象打扮

說話方式:誇誇之言

  

4.憑感覺者(Feeler)

人生使命:忠於自己感受 (真)

性格特質:憑感覺做事,追求心靈刺激,自我,幻想力強,感性

說話方式:真情(心)對話

 5.理性分析者(Rationalist)

人生使命:吸收知識,思考,分析,令自己成為一個有用的人

性格特質:理性,好學,抽離,不重視物質生活,重視精神溝通,不擅交

說話方式:句句精警,不多說一句無意義的說話寡言

 6.尋找安全者(Safty Seeker)

人生使命:透過思考令自己感覺安全

性格特質:愛發問,追求安全感,性格矛盾,害怕太突出,依附權威,不服權威,容易衝動,喜愛思考,辦事拖延,缺乏自信

說話方式:質疑與提問

7.創造可能者(Optionist)

人生使命:創造可能性

性格特質:開心,愛玩,活力十足,喜歡說話,興趣廣泛,沒有耐性,粗心大意,辦事沒有章法,喜歡刺激,率性而為,口沒遮攔,交遊廣闊,缺少知心友

說話方式:笑話 最重要既係開心

  

8.保護者(Protector)

人生使命:帶領,保護別人

性格特質:領袖型,愛保護別人,有霸氣,有義氣,光明磊落,喜歡挑戰,愛改革,脾氣暴燥,情緒化,有正義感,容易心軟

說話方式:Say "no"唔制

9.維持和諧者(Harmonist)

人生使命:維持人與人之間的聯繫,和諧

性格特質:有耐性,和藹可親,人緣好,不易得罪人,好好先生,懶惰,效率低,愛魂遊,愛附和別人,做事沒有規劃,固執

說話方式:含糊其詞 無所謂到時先算啦

性格類型判別

 

            要 了 解 自 己 是 屬 於 那 一 個 型 號 , 必 須 專 注 於 行 為 背 後 的 「 出 發 點 」 , 因 為 行 為 絕 對 是 可 以 學 習 的 , 但 行 為 背 後 的 出 發 點 則 是 從 小 培 養 , 難 以 改 變 , 故 要 明 白 自 己 , 首 先 要 發 掘 出 自 己 每 一 個 行 為 背 後 的 出 發 點 , 而 鑑 於 出 發 點 通 常 已 被 埋 藏 在 潛 意 識 內 , 故 「 自 我 觀 察 」 的 能 力 非 常 重 要 , 我 們 必 須 經 常 保 持 自 我 觀 察 的 狀 況 , 才 能 找 到 自 己 的 型 號 。

      

     由於有多達9種類型,所以我們最初先來做一個概括,以方便各位尋找自己是那類型

 

         問題一:假如你在地鐵站上,看見一個男人打兩歲男孩的腦袋,你那一刻的直覺會如何?

 

        腹部型人物(8,9,1)會直覺地幫忙那名受害的小孩,甚至想以其人之道還自其人之身o他們可能會先行動,後追究這名小孩挨打的理由o但挺身而出的衝動,很難自我控制o此時,憤怒已蒙蔽他們的雙眼,使他們忘了考慮其他的事情

 

        這時,心型人物(2,3,4)會內心產生極大的震撼,立即非常同情孩童o因為挨打的弱者應該得到照顧和保護o企圖和該男子溝通,協調無效,為了保護孩童,心型人物將會很激動,甚至奮不顧身o

 

        如果是頭腦型人物(5,6,7),首先會將現場所看到的情景合理化,雖然理智地保持距離,並未立即插手,但並不表示不想幫助這名小孩,而是很快動腦筋地去尋找最理想的方式o要是附近有警察,護衛,他們會立即上前要求幫助o最後沒辦法了,他們才會挺身而出,去保護該小孩o

 

你覺得那一組形容得你最似?

 

 其實 九型性格學中,每一個號碼都會有一個受壓力與放鬆的方向o例如1號放鬆時會走向7號,有7號健康的特性,如樂觀,愛開玩笑,不拘謹等o不健康就會走向4號,出現一些不健康4號的特質如憂鬱,自憐等等,這些方向都可以從九型性格學的圖形上可以看見得到o

            放鬆時的動向:

1->7->5->8->2->4->1 而3->6->9->3 這樣走的

            相反,受壓時就會倒轉:

1->4->2->8->5->7->1 而3->9->6->3

側翼

        其實每一種人都並非只有單一種性格,通常你的號碼旁邊的都是你的側翼o例如7號的人有時會帶有6號多疑或8號要控制人的性格o對於側翼來說,現時流行的有兩種說法,一種是二隻側翼是要幫助其性格發展,而另一種說法是側翼是會隨人的環境而變的o不過,就我個人所見,很多時人只是傾向一種側翼多些,很少見到有人是兩邊側翼都發展得很好o

 

壓力/放鬆

        九型性格學有一種壓力和放鬆的方向o舉例來說,1號基本上是較為嚴肅,不苟言笑,但當他放鬆時,會流露出7號愛開玩笑的性格,而當他受壓力時,會出現4號憂鬱的特徵出現o

 

健康程度

        健康程度取決於自我價值,自我價值高時,會把該性格美好的一面表現出來o能真正完成人生使命,有些人講一套做一套,原因是自我價值的改變,所做出來就有些不同o

        在外國流行的學說中,一般來說是將健康程度分9層,健康的屬程度1-3,一般的屬4-6,病態的7-9層o

        在研究中,不同的健康程度,很能反映行使使命時涉及範圍的闊窄o以8號為例,自我價值高,健康的8號,保護的覆蓋及範圍很闊,除了保護身邊人,還會擴展至社會,國家,民族,甚至整個人類o但當8號自我價值低時,保護覆蓋可能只關心自己,保護自己o

        又以9號為例,自我價值高的9號會在衝突中挺身而出做和事佬,自我價值低時,可能只想維持內心的和諧,不會事事出頭o

九型性格學的危機

1. 跳不出自己的性格缺陷

    九型性格學最初的原意是想幫人跳出自己的框框,但是當我們知道自己的缺陷後,或者在研習過程中,不斷重複某些負面的行為,內心被潛移默化,更加走不出自己性格缺陷的深淵

 

2. 認同自己負面的行為

  很多人學完九型性格學後,反而會更加認同自己負面的行為,我本性就是如此,為什麼要改過呢?

 

3.  商戰利器

    九型性格學原意是希望幫助別人走出自己所活在的框框,但是就正如本人所接觸有很多網友是保險經紀,他們希望用此學說作為推銷客人的一種方法,當然我沒有辦法去阻止別人怎樣去運用九型性格學的理論,但是總違背了這套學說最初的原意

 

4.  是福是禍?

  九型性格學是一套有效簡易了解別人的工具,如果作為家人管教子女,促進夫婦關係,的確是一種良好的工具,但相反,如果這套學說落在一些動機不良的人手上,亦可帶給人們災害,例如落在綁架賊人手上,他們亦可以用這套學說的知識去洞悉受害人的弱點o

 

5. 本末倒置

    九型性格學的原意是幫助別人成長,克服自己的性格缺陷,但是如果你本人個人性格已經發展很好,那麼你回頭找回你自己又是否可幫到您自己呢? 

                   

Friday 07th April 2006 11:14:54 AM
窮人的習慣[ 0 messages] 
General

有個故事,說的是一個窮人,很窮,一個富人見他可憐,就起了善心, 想幫他致富。富人送給他一頭牛,囑他好好開荒,等春天來了撒上種子,秋天就可以遠離那個“窮”字了。

窮人滿懷希望開始奮鬥。可是沒過幾天,牛要吃草,人要吃飯,日子比過去還難。窮人就想,不如把牛賣了,買幾只羊,先殺一只吃,剩下的還可以生小羊,長大了拿去賣,可以賺更多的錢。

窮人的計劃如願以償,只是吃了一只羊之後,小羊遲遲沒有生下來,日子又艱難了,忍不住又吃了一只。窮人想:這樣下去不得了,不如把羊賣了,買成雞,雞生蛋的速度要快一些,雞蛋立刻可以賺錢,日子立刻可以好轉。

窮人的計劃又如願以償了,但是日子並沒有改變,又艱難了,又忍不住殺雞,終於殺到只剩一只雞時,窮人的理想徹底崩潰。他想:致富是無望了,還不如把雞賣了,打一壺酒,三杯下肚,萬事不愁。

很快春天來了,發善心的富人興致勃勃送種子來,竟然發現窮人正就著咸菜喝酒,牛早就沒有了,房子裡依然一貧如洗。

富人轉身走了。窮人仍然一直窮著。

很多窮人都有過夢想,甚至有過機遇,有過行動,但要堅持到底卻很難。

據一個投資家說,他的成功秘訣就是:沒錢時,不管再困難,也不要動用投資和積蓄,壓力會使你找到賺錢的新方法,幫你還清賬單。這是個好習慣。


性格形成習慣,習慣決定成功。

Friday 17th March 2006 10:18:35 PM
職業比較[ 0 messages] 
General

當你選擇丈夫時,請先以下的職業作一番比較:

★☆醫生★☆ 
幾乎所有女人都喜歡追求當醫生的。
所以不要期望你們的婚姻能持續五年以上,因為早晚有一天,他會跟某個護士小姐跑掉的,
或是被一個假裝生病的年輕女人勾引走。
這種倒霉事還往往發生在你已經為他生了幾個小孩的時候。


★☆律師★☆ 
你真認為你可以和一個靠撒謊謀生的人能保持誠實、信任的關係嗎?

跟律師結婚還有一個危險,那就是離婚時,官司往往他打贏,你將一無所有。

★☆推銷員★☆ 
他的可信程度比律師還差。
另外,他還要常常離家出差,或是到處上課和開會,和那些有著同樣可信度的人混在一起。
如果有一天你被邀請出席聞所未聞的千人大派對時,你不要感到驚訝。

★☆老師★☆ 
男人當教師的唯一目的是,他能整天被一大群青春貌美,又盲目崇拜他的女學生團團圍住。
於是,他很快就會被抓到監獄,那時你只得琵琶別抱另尋郎。


假如你擔心他在望著別的年輕女人,對他說:「親愛的,你做嘛老瞧著她呀?」
他會很誠實地回答說:「我根本無法看清那女人的臉!」

★☆其他危險的職業★☆,如消防員,建築工人等。
如果你嫁給這種人,他即便沒有因意外事故死亡,也很可能會因脊椎受損而導致性無能。
要命的是,那時正值你的性需求高峰期。

★☆工程測量師★☆

他少機會跟他工作以的女人接觸了,因為工作部分人。他被公司整天關在那叫做小隔間的鳥籠裡,除了回家,哪裡都去不了。他笨拙的社交能力將無法掩蓋他的謊言。而你那位工程測量師丈夫要面對的唯一危險是,由於整日盯著電腦,視力將會衰退。 

這危險其實對你有好處:
當你變老時,他不會注意到,因為他的視力模糊了。
但他的記憶力卻非常好,仍記著你們初次相會時你那年輕美麗的容貌。

 

 

 

0.0772500038147
General(10)
Entertainment(1)
Food(1)
Love, Friendship(33)
Health(1)
Religious(6)
Technologies(1)
Travel(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