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ctober 2019 »
MoTuWeThFrSaSu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Tuesday 15th November 2011 10:33:49 AM
簡愛?[ 0 messages] 
General

當一個旅程變得複雜了, 那麼可以簡單的走到終點, 可以白頭嗎?


一個conversation, 一個insult ... 人總有著不同的觀點與角度 ' 拿起容易, 放下難 ' 就是這樣嗎? 

不可以' 白活' 一場, 就是要從爬起身一刻開始學懂跌痛了再爬起身, '愛'...便是 '過', 拿得起放得下?!

人都得要經過這個連呼吸都覺得難過的階段嗎?

Sunday 25th September 2011 11:10:13 AM
一個不完美[ 0 messages] 
General

既然已經看了就看了吧,這一個故事開始由一個不完美主宰著,感覺有點難過,是為什麼,沒為什麼只是錯的人是我。 My Dearest, I can't change my past, I promise I will do my best for our future!!! Thank you so so so much to accept my fault. I love you'!! Aiko

Thursday 17th March 2011 11:12:32 PM
彭晴 -《假如生命只剩一小時》[ 0 messages] 
General


By Aiko Yan · about an hour ago
記得很久以前的電台節目,雷宇揚主持的《假如生命只剩一小時》,他總有辦法讓受訪者在節目中放聲大哭,盡情把內心部分枷鎖放下。當然這與信任主持人、讓他感到有安全感有關。成功的藝人大多是感性的,大概他們在職業上需要容易情緒波動,才可演活每個角色,讓觀眾投入。大概基於這個原因,當想像如只有一小時的命會淚如泉湧!

可能有太多後悔和遺憾,慨嘆抑壓太多要維持完美的形像,怨命太苦只有時間在捱卻還未享受,還是感恩沒有白活一場,得到比想像還豐富和滿足呢?但生命只有一小時還知道有時限,有遺憾和缺失可爭取時間補償;有抑壓的可脫下面具,要享受便千金散盡,要感恩的更可把福氣帶給有需要的人。但當下更現實的是,我們不能操控生死,像日本這次大地震,一瞬間無端會灰飛煙滅!  

可以不用在災難當前才懂得珍惜嗎?可以不在生死關頭才寬恕嗎?可以在不知道會否被水淹沒一刻才明白甚麼是遺憾嗎?可以在不能預知的未來才原諒別人嗎?可以在還能呼吸時幫助別人嗎?可以在可盡力時認真嗎?可以在有選擇時積極嗎?可以在還有希望活著時,冷靜的,沉著應變的,忍耐的, 秩序井然的,咬緊牙關的面對嗎?要死的不能活,要病的不會生,要生的便不要放棄!我們只可活一次,可以不在生命有期限時,放膽去愛,不後悔,不後退,不白活地過日子嗎? 


彭晴「中女」的「中」, 是盛放的意思,中女萬歲!不要介懷現在是什麼年紀,過去是怎樣,就現在開始,不要再後悔,讓日子充滿色彩吧
Wednesday 02nd March 2011 11:52:26 PM
exhausted [ 0 messages] 
General

Went into hospital and then work on another day...


What i am doing? i deserved to have a nice life ...Ain't i?
Sunday 27th February 2011 02:00:58 PM
Lovely Weekend [ 0 messages] 
General

忙了2個星期,日子過得...可以說還可以嗎?


不知道為什麼,心底有一點的空虛感。那是為什麼…

不想了,走出去做一下運動吧,希望不要再病了。 
Wednesday 23rd February 2011 10:55:12 PM
又病了~~[ 0 messages] 
General

為什麼身體會這樣差的。

Saturday 01st January 2011 03:39:29 AM
態度改變人生[ 0 messages] 
General

Let me change & restart! 


Wanna do sth for myself! Quit & do sth new! 
Thursday 04th November 2010 12:19:29 AM
假如記憶可以選擇[ 0 messages] 
General

假如記憶可以選擇,你原意用什麼作為交換條件?

在5年前我學懂了將記憶封鎖,5年後的今天我努力想將記憶打開,但卻找不到它們了,它們不住在我記憶中卻搬到我心深處。
表面上好像忘了,但行為上卻記憶猶新。我是一個記性不差的人,特別一些不相關的事,但對於...你的事卻不知不覺間封鎖了。這是一個保護機制也是一個自療的療方,不知不覺間,便習以為常的把事情都封鎖了。

這也形成我現在的病,我是一個病人。別人對我的評價不外'世故''現實'...現在多了一個'冷血'。不知道什麼時候對任何人,任何事都有一種...'沒什麼不能失去,沒什麼必須擁有'的瀟灑,或許...習慣了lost of expectation. 其實沒什麼大不了,我不哭了,因為哭是沒有用的,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喜歡一個人,喜歡一個人行街, 一個人睇戲,一個人食飯, 一個人...一個人令我覺得更自在。
0.068559885025
General(8)

假如記憶可以選擇